返回

血诡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绝望的魂袍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啊——真恶心!”陆晨猛的从自己屋里的破铁床上坐起!凌晨六点,天还没亮,但身上已是冷汗淋漓,剧烈的喘着粗气。 (.  . )

    他摸了摸自己额头那十字形的疤痕,隐约间有些疼痛。

    墙壁上的破挂钟发出“嘀嗒!嘀嗒!”脆响,冷风悄悄顺着窗户的细小缝隙慢慢灌进来。

    “啊欠!”陆晨打了个喷嚏,这才从刚才的恍惚中清醒过来,他又做噩梦了,梦见自己成为了丧尸恶鬼,不但生吃活人脑髓,而且味道居然感觉还相当不错......

    想到这里他就感觉自己胃里的酸水一阵一阵的翻腾!

    “小耗子!几点了?还不过来帮忙!老娘可不养吃闲饭的!”

    随着一道尖厉的咆哮顺着门缝钻进来,陆晨再次一怔!跟着赶紧掀开被子爬起来!他倒吸了口凉气,任凭冷风刺骨,迅速穿上墙上的白色道袍以及浅色十方靴。

    “来了——!”陆晨边跑出去,边不停扣着衣服扣子,小耗子是他的小名,而喊他的则是自己的婶娘。

    每天早晨他都要帮忙给婶娘还有爷爷做豆腐花,尤其像今天周末的生意更是红火。

    早上现磨的豆腐很是鲜香,豆腐嫩而不松,卤清不淡,油香不腻,拌上小葱和辣椒油,在整个包康县城都有名气。

    他要帮忙做好一天量的豆花,因此经常要起的很早。

    推开屋门,只感觉湿冷的风扑面而来!陆晨缩了缩脖,外面不大的院子里一共只有五间破瓦房,其中一间厨房要用来做豆腐花,还要刨去一间是茅房。

    剩下三间包括大伯陆正清和婶娘胡凤娇一间,自己和爷爷陆方恒一间以及堂妹陆梦涵一间。

    尽管屋外冰冷,但厨房里却已经热火朝天。

    “臭小子!都几点了?快点过来帮忙!”厨房里一名中年妇女恶狠的咆哮着,她那全身的肥肉都快要叠成了山,一层层的仿佛烧化了的烛台,脸上更是长满横肉。

    陆晨三步并作两步,赶紧上去帮忙!厨房最里面一名驼背消瘦,满脸皱纹的黑袍老头正慢慢搅拌着锅里的豆汁,像棵枯树,干活看起来非常吃力。

    “爷爷,豆花搅拌几息就好,不然不够嫩了。”他边说边上前,替老头将活接下来。

    老头笑了笑,捶着后背的同时摇头叹气道:“老了……干不了力气活了,当初年轻时当铁匠,给县城筑造大围栏可没这么吃力……”

    “别唠叨了!打多少铁管什么用?那上面的符纹也不是你画的,就你那点退休金还不够吃饭!”胖硕妇女喝叱道,双眸瞪的滚圆,她正是陆晨的婶娘胡凤娇。

    这女人边呵斥边将调好的豆浆桶搬到旁边,看起来毫不吃力,仿佛只是提着一个皮包。

    “还有你!”胡凤娇突然转头,指着陆晨咆哮道:“花那么多钱上学,魂袍居然垃圾到被同学喊成破烂王!弄的赵紫娇那丫头和你分手也就算了,眼下连老娘我这八竿子打不着的婶娘都成了名人!”

    说到这里,她心中怒火就仿佛再也压不住一般,陆晨的爷爷陆方恒在旁边劝都劝不住。

    “实力到现在才道徒两层,还没超过你妹妹,不行干脆就退学算了!白花那么多钱!”

    陆晨被这番话说的浑身一震!用力的握拳,略长的指甲深深刺入掌心,他这辈子最大的挫折莫过于此,尤其是和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分手,两个多月过去了,自己都不愿意再提起来。

    原以为这么久自己已经能够接受,但却不知道为什么,曾经的那股撕裂感再次从心底泛起。

    “陆晨……我妈说我了,我们不合适,不让我再和你交往,以后、以后咱俩还是保持距离吧……”陆晨回忆起女朋友赵紫娇的声音,那淡漠的神情哪里还有曾经的温柔?冰冷的让人心寒,这么久了依然在脑海中不停回荡。

    “陆晨……以后咱俩还是保持距离吧……”

    “陆晨……保持距离吧……”

    “保持距离吧……”

    陆晨浑身颤抖,有些恍惚的放下手里的活,突然“啊!”的一声爆喊,撒腿冲了出去!推开侧面的院门不管不顾,朝着县城西南方向飞奔!

    “唉——你干什么去!”胡凤娇尖叫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但这声音却随即掩没在身后的房舍之中。

    穿过数道小巷,陆晨狂奔到县城边缘的荒地上,粗重的铁网将县城团团包围,符篆随风轻摇。

    他“咕咚!”一声跪在荒地的一棵枯树旁,剧烈的喘息着!紧跟着举起拳头用力的捶打起地面,发出“嘭!嘭!”连续闷响!数枚深坑顿时出现在这里!

    要知道这可是硬土地,陆晨这几拳足以媲美专业拳击手的力量!每击估计足有数百斤力道!

    “呼呼……”他跪在地上不停喘着粗气。

    陆晨从小无父无母,被寄养在大伯家里,这么多年受尽了白眼,若非爷爷还心疼着他,自己也就没什么活下去的寄托了。

    许久过去,他才安静下来,缓缓伸出右手……

    随着“唰!”的一声,只见一件巴掌大的迷你黑色长袍出现在掌心!闪烁着淡淡光芒,神奇且耀眼,紧跟着这东西快速变大,最终套在了陆晨的身上。

    变大并且穿上后才发现,这件袍子竟然极其破烂!说起来也只能用“极其”二字来形容,上面根本就没有一个补丁,因为它已经变为了一条条碎布般挂在身上一样,凄惨到让人不忍直视。

    穿上这个,他就算浑身再干净,也活脱脱的像个要饭的。

    这,就是陆晨的魂袍。

    陆晨愕然的低头看着自己,许久过后脸上才露出那比哭还要难看百倍的苦涩笑容……

    魂袍是如今人类外出战斗时最重要的倚仗,在被发现前,人类于公元二零二七年刚刚经历了可怕的大灾变。

    那一年冬天,地球与恐怖的异世界产生了重合,原本正常的神州大地突然出现了众多的血色洞穴!不但从中走出了无数可怕的僵尸和厉鬼,更散发出了滚滚魔气,充斥世间!

    那魔气不仅让死尸成为僵尸和厉鬼,更让动物变为恶兽,最终导致人类社会的大乱,生命也数以亿计的死亡。

    从此,那一天便被称作血变之夜,人类的历史发生根本性转折。

    随后每过一年就会出现一次厉鬼泛滥的血变之夜,届时大地到处都是厉鬼横行,虽然时间长短和规模不定,可每次都会造成巨大灾难!

    在人类经历了多次大规模死伤后才发现,原来越是恐惧越会惹来更多的丧尸厉鬼,随即才开始有意识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以躲避并减少伤亡,最终幸存的人以原本的城市为核心建立了聚点,开始有组织的生存下来。

    公元二零三零年,以茅山仲云龙道长为首的道家人,使用符篆帮人抵御恶鬼,并率先发现了人类在这新世界的基础上可以通过气功召唤出魂袍,进而增强实力甚至借此获得特殊异能的捷径。

    魂袍可以让人在战斗时拥有各种属性攻击加成,例如力量增强,或是招法中带有冰寒、火焰、恢复、防御等等不同的附加能力。

    至此,人类大大增强了抗击丧尸鬼怪的手段!

    后来,人们除了将魂袍分为“金、木、水、火、土”五个属性外,还根据外表以及实战检验,将那些时常出现的魂袍分为了一到十个不同的等级,等级越高品质越好。

    可这并不完全准确,说起来距今几十年过去了,现在人们对魂袍的研究却依然比较初级,对于大多数人的观念来说,魂袍的品质高低,判断的铁律便是外表越精致,越威武的魂袍品质就越好。

    通常来讲正常人至少都要经历三次以上引魂才能够顺利将身上的魂袍召出来,陆晨却是学校历史上第一位仅仅通过一次召唤就能召出魂袍的,就当所有人都以为会出现奇迹时,最后这魂袍却是个破烂到不能再破烂的袍子。

    而他就是因为这被评为史上最破的一级垃圾无属性魂袍,而受到全校同学的嘲笑……

    想到自己这几个月以来所经历的屈辱和挫折,跪在地上陆晨表情便再次狰狞扭曲起来,他仰天咆哮道:“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你要这么对我——!”

    这道吼声,震的城外树林也跟着瑟瑟颤抖,他的眼角落下了泪水,从小到大,太多的挫折,太多的打击落在自己的身上,让他难以承受……

    小小年纪,陆晨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到了今天集中爆发出来!

    他只能一个人独自发泄着,咆哮着。

    地面也被打出了一个又一个土坑……

    许久过后,陆晨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

    他喘着粗气,事已至此,不管如何的发泄愤怒,也挽不回来自己失去的一切。

    北风訇然吹过县城外的围栏及符篆,发出咧咧声响,看着远处黑压压的群山,陆晨茫然了许久,随即才颓然的摇了摇头,单手撑地站起身。

    可就在他起身的那一瞬,这件魂袍却隐隐散发出了些许黑气,眨眼间即飘散而去,没有引起任何察觉……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