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年大将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六百六十一章 布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随即接口说道,“留下九尊。”

    “留哪九尊?”

    “那个不好搬就留那个……”

    “得令!”钱义和倪青倪白带人去搬庙中石像,李落唤来余下钟离玺几将,沉声说道,“不守了。”

    “大将军可是有了退敌之计?”钟离玺眼睛一亮,揉了揉发酸的肩膀,此役数他杀敌最多,只是追风弧箭虽然了得,但对筋骨的损耗委实不小,短短数个时辰,钟离玺已经射出近千只箭,其中不乏他的弧箭绝技,再有半个时辰,即便还能弯弓射箭,也很难再使出追风弧箭。

    “未必能退敌,不过可以把这些妖兽异物挡住一段时辰,足够我们避入地下。”

    “石像?”早有将士察觉到异常,凡石像所在之地,数丈之内没有一条蚰蜒毒虫,更别说头顶那些已经被烟火熏得头晕眼花的妖蝠。谷梁泪为试真假,挑了一条蚰蜒丢在石像上,就见那条蚰蜒似是掉进了滚水,扭曲着身子,魂飞魄散的从石像上摔了下来,落地之后连连摆动,头也不回地落荒而逃。

    诸将看得真切,显见那毒虫很怕石像,只不过石像对那条蚰蜒并非有致命的杀伤,只是很厌烦而已,看似石像的材质颇为特别,有抑制兽群之效。

    谷宸和几名草海悍将烟熏火燎地走了过来,一个个都红着眼睛,泪流满面,见大甘将士忙着将宗庙中的石像搬出来,诧异问道:“王爷,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李落也不隐瞒,朗声说道:“这些石像对妖兽有克制之效,我欲借助这些石像布下阵法,抵挡一阵,趁此机会你们快些避入暗道。”

    诸将大喜,与这些妖**手几近力竭,再战下去,不被这些妖兽生吞活剥,也会被活活累死。

    “王爷,我们能帮上什么忙?”

    李落沉吟数息,环视诸将,沉声说道:“添柴,让烟越大越好,钟离玺,曲子墨,你们几个挑选军中擅长阵法的将士随我来,谷将军,找些身手了得的将士一同前往,倘若只是这些妖兽倒还无惧,不过我猜兽群背后定有人操控,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

    谷宸一抱拳,大声说道:“王爷传令便是,我等莫不遵从!”

    “大将军,什么阵法?”曲子墨问道。

    “军中精研的九宫阵法,其中包含八卦阵,我打算借这些石像布下此阵,时间仓促,布阵难度极大,不过若能得其十之二三,就足够将这些妖兽挡在阵外几个时辰了。”

    草海诸将不以为意,倒觉李落有些夸大其词,草海铁骑擅长攻伐马战,兵阵一道只能算是末叶,一个阵法的十之二三就能将这些妖兽挡几个时辰,任是谁也不信。不过看着大甘诸将一个个脸上的凝重和苦涩,草海诸人大约也猜到这阵法非同寻常,想要布阵也不容易得很。

    李落暗叹一声,说到布阵,牧天狼军中最擅长布阵的人是沈向东,中军骑里却是朱智,可惜,阴阳两隔,徒呼奈何。李落强打精神,命将士各自准备,仓促成阵,必有破绽,这也是他叫添柴生烟的用意,瞒天过海,暗度陈仓。若是时辰足够,若能叫他布下奇门遁甲大阵,挡这些妖兽数天数夜也不在话下,不过眼下也只能便宜行事。

    九为数之极,取六爻三三衍生之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有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从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便是八卦阵的精髓,取自生生不息之意,首尾相连,以弱胜强的阵法。上古时期,八卦阵是以步兵抗衡骑兵的阵法,后来经过演变,多了困和守,但此阵法守成有余,攻杀不足,适合阵地战,倘若敌人不来冲阵,便也是个摆出来的样子。

    较之八卦阵,奇门遁甲却要更胜一筹。

    奇门遁甲奇,指三奇,即天干中的“乙、丙、丁”。乙又叫日奇,丙又叫月奇,丁又叫星奇。

    门,指八门,即: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

    遁甲,指六甲隐藏在六仪之下。

    六仪,为十天干中“戊、己、庚、辛、壬、癸。”

    六甲,包括“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

    甲子遁在戊下;甲戌遁在己下;甲申遁在庚下;甲午遁在辛下;甲辰遁在壬下;甲寅遁在癸下。奇门遁甲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神助。天时天盘;地利地盘;人和人盘;神助神盘。天盘上分布九星:天蓬、天冲、天辅、天英、天芮、天柱、天心、天禽。人盘上分布着八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地盘上布洛书九宫八卦。其中八卦为坎、艮、震、巽、离、坤、兑、乾。神盘上布八神。在阳遁九局下,神盘为:值符、腾蛇、太阴、六合、勾陈、朱雀、九地、九天;在阴遁九局下,神盘为:值符、腾蛇、太阴、六合、白虎、玄武、九地、九天。阳遁排的是勾陈和朱雀,在阴遁时改为白虎和腾蛇。变化无穷无尽,若能得其一而知精髓,已是了不得的阵法高手,通晓全部,说是千年难遇绝不夸大。

    阵是死的,但布阵的人是活的,如何因地制宜,借天时地利人和神助布阵便是考较一个人能否担得起阵法高手的关键所在。倘若没有阵图,李落勉强能分时各处,布八卦阵,但如果换成奇门遁甲,就算阵图在手也未必能成。不过好在眼前的敌人都是些未开灵智的妖兽,有其形就足够了,未必定要有其神。

    烽火狼烟四起,古城内外燃起滔天大火,滚滚浓烟笼罩在上空,风吹不散。各部将士用沾湿的布条捂着口鼻,小心快速地在城中穿梭。妖蝠在上空盘旋,被烟气熏得不能近身,省了诸将士不少的心思,只要地方脚下毒虫就好。

    李落心知肚明,这仓促而成的八卦阵挡着的并非是这些妖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