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年大将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六百六十二章 九幽鬼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防备他们潜入城中打碎石像而已。烟气足足在古城上空弥漫了数个时辰才慢慢散去,等看清城中境况的时候,已然不见了活人,遍地都是妖兽的尸体,明处却连一具联军尸首都没有,若非石头上存留的血迹,几乎让人以为方才种种只是一场不真实的梦境。

    城外一处山头上,十几个黑衣人并肩而立,凝神看着城中各处。良久之后,才有一个黑衣人长出了一口气,“这个天南来的王爷果真不好对付,我等布下万兽凶阵,竟然也能叫他们逃出去。”

    “他们能去了哪里?”

    “城外不见,城里也没有,那就只有一个去处。”

    “九幽鬼路!”几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面露骇然,其中一个黑衣人疑声说道,“九幽鬼路下接黄泉,凶险无比,就算是我们进去也是九死一生,他们闯进去,只怕都得葬身于此。”

    “呵,不闯一闯九幽鬼路,难道留在这里等死?”领头的黑衣人不以为意,漠然说道,“我倒觉得这个天南王爷颇有决断,能为常人难为之事。”

    “九幽鬼路可是洞冥族的地盘,大人觉得他们能活着出来?”

    “别忘了他去过天火秘境,身边有天火白袍,如果这么容易就死了,想来这些天火白袍也不会留在他身边。”

    一众黑衣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地说道:“不过这样一来,就怕少主……”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领头的黑衣人冷哼一声,说话那人急忙收口,不敢言语。数息之后,领头的黑衣人才淡淡开口:“死了数百族人,莫说是他,就算主上来此也说不出什么,只能怪我等学艺不精,对手太厉害。”

    另有一人沉声说道:“大人,少主那里还需小心提防,免得有人在主上面前搬弄是非。”

    “哼,主上是何等英雄的人物,岂会被区区血脉所困,再者说了,就算他和主上有血脉关系,经过千年岁月早已淡薄如水,有何可惧。比起他,我倒是更好奇这个天南王爷在城中布下的简陋阵法,能乱人视听,蔽人耳目,如果放手叫他布好阵法,恐怕我们也不好破阵。”

    谷众人齐声应是,有人言道:“看这阵法似乎是天火当年传下来的九宫八卦阵其中一支,不过此阵在极北早已失传,没想到竟然在一个天南凡人手中重现天日。”

    “不错,的确很像,刚才我派人去毁息影石的时候就被困在阵中,失手被他们暗杀了好些族人,这还是阵法残缺不全的缘故,要是完整的九宫八卦阵,除非燃血命万兽强攻,要不然很难破阵。”

    黑衣首领沉默不语,九宫八卦阵在天南之地还有传承,实乃意料之外,不过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他担忧的是这个天南王爷能布下九宫八卦阵,不知道会不会传说中的奇门遁甲,此事还是早些告诉主上为好,万一碰上,也不至于措手不及。

    “下去好好看看九宫八卦阵到底有什么玄机,仔细绘制成图。”

    “属下遵命。”一众人各自散去,只留下黑衣首领一人默默看着城中宗庙那处,喃喃自语,“大甘定天王,你可要好好活着,也不枉我费心留你一命。呵,日后你当有回报才好,不知道你我重逢之时,你会不会惊讶……”

    众多妖蝠飞的累了,倒挂在城外的树梢上,原本一座绿油油的山头眨眼间就变得黑漆漆,仿佛泼墨一般。蚰蜒毒虫也不见了踪影,较之妖蝠妖狼还有山猪妖兽,这种毒虫最难操控,驱使不易,但威力也是极大,神出鬼没,被咬一口,如果不是内力精绝之辈,不过半刻就没有再战的力气,倘若不能及时医治,一命呜呼的也不在少数。

    此役山猪妖兽折损最多,妖狼也死伤不少,算下来黑衣人得不偿失,勉强算胜,也只是个惨胜。只不过比起战死的联军将士,黑衣人倒是没死多少,想来在他们眼中这些妖兽也不算什么,死就死了,再生些就是了。

    黑衣众人各自查看城中各处,有的描绘石像布下的阵图,有的围在被炸毁的暗道入口前议论纷纷,李落不单是炸毁了暗道入口,他还命将士将两尊石像也炸碎之后混入暗道口的碎石当中,防备黑衣人操控毒虫尾随而下。不管怎么说,虽然彼此是对手,但也得佩服那个被少主嫉恨已久天南凡人王爷的决断,自绝出路,他就不怕困死在地下么。黑衣首领暗自称奇,自来听闻他擅长兵行险着,说是阴险也不为过,但是初来乍到,到底是什么叫他下定决心躲入地底,难不成他已经知道了这条九幽鬼路?要知道藏下去的不是一两个人,而是近十万将士,莫非他就不怀疑地底之下是一条死路?到那个时候,不用费吹灰之力,堵住暗道入口,引来灵河水倒灌而下,就能活活将这数万将士淹死在地下。现在好了,把万兽从御兽监赶到这里耗了不少心力人力,寥寥寸功,得失相较简直不值一提,若叫有什么收获,该算是领教了天南将士的手段,尤其是火器的运用,不敢说前无古人,但是以天南的技艺而言已经是登峰造极,给他们找了不少麻烦,下次再战,需得提防些定天王的火器。

    和别的黑衣人不同,这个黑衣人头领对李落活着走出九幽鬼路有极大信心,兴许比李落自己还要确信。

    有同样疑惑的不是只有黑衣人,李落身边众人也愕然不解。鸟穷则搏,兽穷则噬,说的是困兽犹斗的道理,但是行军作战没有人愿意将己方将士置于死地绝境,不是每一次都能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所以一开始让相柳儿和草海将士躲入地底,他并没有舍弃暗道入口,而是打算据守宗庙,再找机会破局。如若不然,就算这些妖兽不强攻,围住些日子,近十万将士没有后军补给,单说粮食也扛不了太长时日。

    .bqkan8..bqkan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