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年大将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六百六十五章 歌声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是轻视,只是不觉得这有什么。比起消失不见得人,和不知道终点有没有危险的暗道,它的岁数着实无关紧要,便是存在了万万年那也不过还是一条甬道而已,较之那些还没有被发现的危险实在是不值得分心。

    李落见状也就没有再提了,生死之际,休得分心旁顾,这也在情理之。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意这条甬道的年轮,也许是看过了天火秘境的幻象,才叫他对岁月有了比以往更清晰的认识和敬畏。世间万物皆有生有死,有始有终,唯有岁月和时空一成不变,或者说也会变,只是因为寿命太长,才会让人觉得它们永恒不变。这条甬道,截取了一段岁月,与消逝的岁月融在了一起,留下痕迹,如果找到这段岁月的源头,兴许能找到天火和渊雪的起源。这也是李落隐隐察觉这段岁月的甬道会连通天火渊雪,让他莫名心动的由来。

    不过眼下还是找到失踪的冷冰诸人方为当务之急,至于这条甬道的来历且留等日后缘吧。

    约莫两个时辰之后,前头探路的将士停了下来,侯西来回报,是相柳儿在等他。李落上前,相柳儿见他之后眼闪过一丝欣喜,一闪即逝,很快藏了起来,平静地寒暄一声,没多问断后之事,早有谷宸将始末详情告知。草海诸将固然惊叹于李落细致入微的观察和应变之快,不过也有同样的疑虑,这条路一直往下,当真能柳暗花明又一村?可千万别是一条死路,外头虽然危险,九死一生,但毕竟还有一生,放一搏,各安天命,总好过不明不白的死在地底之下。

    这种疑虑,就算是以相柳儿的威望也压制不了很久。她忧心忡忡地看着李落,李落却是全然不在乎,一副若是怀疑,大可原路返回,与地面上那些妖兽拼死一战的模样,让相柳儿这才积攒了些许重逢后的喜悦荡然无存。

    不过这样漫不经心地模样倒是叫草海将士无话可说,比起被咬死或者活活累死,至少眼下都还活着,而且伤亡还能承受。再者说了,大甘将士也都在地底之下,听说那个好看的不像话的女人还是他的妻子,他应该不至于自寻死路,说有生,也许真的能活着出去。

    一番议论,最后众将士还是决定再往前走走,且看前头有什么之后再做定夺。不过这一次换成了李落在前军位置,相柳儿居策应,她的心腹死士和钟离玺钱义断后。

    越往下走,不只是他一个人有这样的错觉,好似整个人都变小了,宛若蝼蚁,近十万之众在这地底越来越渺小,而地底之下这片黑暗变得越来越深邃,越来越广袤无垠。李落有一种错觉,就好像身在了天火秘境看到的模样,他们沿着一条没有尽头的路,用和那些天火族人一样的神态,穿梭在岁月时空里。时间似乎停了下来,又或者慢了下来,在一旁等着他们。这种感觉很诡异,细想会叫人毛骨悚然,但是每当要细想的时候,又会沉浸在这段岁月之而不自知,仿佛这条甬道带着无穷无尽的魔力,在每个人耳旁细语呢喃。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落从这种玄之又玄的失神里醒了过来,许是醒的太急太快,心跳如擂鼓,险些从胸膛里跳了出来,虽醒,但神志却还有恍惚,较之那年在黑山大狱前没有杂色的黑,这种带着凄迷的暗更加让人沉溺而不自知。余光轻扫身边的将士,在他们脸上都浮现着一种古怪的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呆板的往前走着,却好像是提线木偶,被不知道哪里飘来的丝线捆着脚,用一种诡异而又整齐的步伐向地底深处走去。

    李落想叫醒身边袍泽,话到嘴边,竟有一股困顿到了极致的气息压制着他的口鼻舌头,不叫他出声。魔音入耳,喃喃低语,劝说他睡吧,睡着之后,忧愁消解,世上再无烦心事,管他天火还是渊雪。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渐渐的,李落的眼皮越来越沉,眼前的景象也越来越模糊,迷离之际,似乎甬道多了数不尽的影子,从他们身边过,木然呆板,目不斜视,不知道他们是他们的过客,还是他们是他们的同行之人。

    臂越来越重,灵台一点清明也如风烛火,下一瞬就要熄灭。李落告诫自己不能睡,但是却止不住心念,好似这脑海深处还有另外一个影子,越来越大,颜色越来越深,险险要将整座心海填满。就在这时,无力的垂了下去,不经意间碰到了晓梦刀,一股刺入骨髓的冷猛地从刀鞘上传了过来,让昏昏欲睡的他打了个寒颤,抖了一下。这一抖,让他的目光清明了分,借着这短暂的清明,李落猛咬舌尖,一股钻心的痛楚让他彻底清醒过来,大口大口呼吸,前后不过几息光景,背心额头全是冷汗,整件衣裳已被汗水打湿,整个人仿佛是从水里捞起来的落汤鸡。

    李落忍着耳鸣,环目四顾,却发现身边诸人都是一般无二的表情,就连谷梁泪都着了道,俏脸泛红,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双目翦水,脉脉含情,倒叫他心跳一快,恨不得凑上去亲她一口。不过眼角瞥见跟在谷梁泪身后呆滞流着口水的风狸,忙忙压下心头旖旎,正事要紧,这登徒浪子的事还是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再说,被风狸撞见,免不了这小丫头片子又是一番添油加醋的胡说八道。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李落深吸了一口气,正要叫醒诸人,忽地童心一起,想起了冷冰那日离开弃名楼时吟唱的那首苍凉歌曲,随即提气,苍劲浑厚的歌声便在地底甬道响了起来。

    寒风萧萧,飞雪飘零;

    长路漫漫,踏歌而行;

    回首,望星辰;

    往事,如烟云;

    犹记别离时;

    徒留雪情……

    这首曲子他只听冷冰唱过一次。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