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年大将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六百六十七章 这是哪儿?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是真的林海,长在地底的林海。

    林海起伏,依山傍水,极宽极广,左右不见边,深处不知头,头顶是极北的山脊,倒是能瞧见遥远的岩层,而那些岩层上不知道镶嵌了什么古怪的石头,一闪一闪散发着奇幻的光芒,给这片林海铺上了一层似幻似真的神秘色彩,极具仙气,仿佛置身九天之上。

    虽是地底,这林海却不暗。有山有水,有花有草,神似极北旷野中的花草,只是色泽却迥然有异,竟都是外头的世界难得一见的颜色,似蓝更深,偶尔晃一晃,这些花草竟然都能发出美轮美奂的荧光。

    这是一个繁花盛开的季节,美丽的树木安静地生长在湖边,赏心悦目,怡然自得。

    五彩斑斓的水,动静皆宜,映衬着各色的树木,与头顶一闪一闪的另一种不同于世间的星辰交相呼应。

    蓝山红树,美景应接不暇,连飘起的叶子都有一瞬璀璨而炫目的色泽在闪耀。

    奇峰屹立入苍穹,五彩色泽汇聚成一层奇异的云雾般丝带,缭绕在仙峰,风过叶动,喧喧而响。

    目光及处,有白练自峰顶而下,山峰叠翠觊云天,万丈银流下深渊,水雾袅袅,此刻却当真是一副银河落九天的景色。

    三千奇峰,八百秀水,以峰称奇、以谷显幽、以林见秀,那些莫可名,见其形却不知来历记载的植被,无时无刻惊叹着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的将士。一花一草,都有一种奇幻的韵味,仿佛每一株,不论大小高矮都是活着,在嬉笑,在交谈,在互诉衷肠,用轻轻抖动的枝条叶片,明暗交替的颜色,沁人心脾的气味,一切看得见,或者看不见听不到的方式在彼此交流,仿佛这些花草是不同于这群不速之客的另一种智慧生物,山如斯,水也如斯。偶尔有一两株离暗道出口近些的花草矮树扭着身子看了看李落诸人,便也不在意的转过头去,没有好奇,没有惊惧,有一种让李落嫉妒的司空见惯的淡然。

    广袤无边,奇幻秀丽,这是怎样的一个地底世界!

    如果这片林海在地面之上,兴许只会让众人叹为观止,惊讶不已,但是如果放在地底,那就是另外一种感触。就好像一棵随风轻摆的绿草,如果生在江南,不管它的身姿是多么婀娜多姿,也只是叫人欣喜一下,但如果这株青草长在漠北的白盐海,那是多么的瑰丽迷醉,价值连城。

    这片地底林海便是如此,更遑论它无时无刻无处不在散发的奇异光芒。仿佛有一道道光影,从一边掠往另一边,又从另外一边再荡回来,每一次都像是林海的呼吸,悠长而绵延,赋予了它万千年间不为外人所知的生命。

    也许,山外那些林子也活着,不过是被日月星辰的光芒遮盖了,而让李落这样的凡夫俗子看不清它们的细语呢喃。

    很大,莫说是身边不足万余的牧天狼将士和铁甲精骑,再加上身后的草海铁骑,进了这片林子,也不过是沧海一粟,千山一叶。

    应峰低声说道:“会不会他们进了这片林子?”他们是说冷冰诸人,进没进去李落不得而知,但是这片林海隐藏的秘密必然与他们的失踪有关,十有八九所有的玄机都在这片林海中找得到答案。而他此际思索的是这片林子,到底是进还是不进。

    身后有人走来,李落没有回头,也知道来人是谁。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和惊呼声,不比目瞪口呆的中军骑将士好到哪里去。相柳儿皱着眉头,方才的惊艳神色已经敛去,如今换成了凝重和思索,也许她能凭借女人的直觉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危险。

    “这是哪里?”

    李落轻轻摇了摇头,侧目看了她一眼,平声问道:“他们没说?”

    相柳儿轻哼一声,语气带着些许不屑:“他们如果事事都知道,也就用不着再来找我。”

    李落哑然一笑,到底是名动天下的蒙厥拨汗,骨子里的傲气却也没有被所谓上古传承消磨掉一丝一毫。归藏不知,连山呢?那个相貌平常的女子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李落很不客气地打量了几眼,微微叹了一口气,迷茫和困惑竟也不比自己少多少。

    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都在犹豫,而身后漠北天南的将士齐齐看着两人,等着他们作出决断。同行北上亦有些门阀高手,江湖豪侠,只是此刻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眼前这片美丽的仿佛是假的一样的林海,平静安逸,却不知道其中暗藏了多少看不见的危险,先前那些失踪的人,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

    “如果地底有太阳,这片林海会是什么模样?”谷梁泪忽然轻声说道,眼睛闪闪发亮,像头顶熠熠生辉的星星。语音落罢,李落和相柳儿皆是一怔,不约而同地看着谷梁泪,眼中既有震惊,也有敬佩,还多了一道不易觉察的嫉妒。

    谷梁泪俏脸微红,却没有回避,抿嘴微微一笑。相柳儿轻轻撇了撇嘴,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小看了他的这位夫人,不只是只有传闻中的武艺高强和眼前所见的美若天仙,心性聪慧,的确不是等闲之辈。

    就像是在闹市之中,一个人若是瞎子,走在路上便有危险,兴许会被嬉笑奔跑的孩童撞到,也许会被头顶掉下来的瓦片割伤,或者干脆一脚踩空摔进沟渠里;如果聋了也是一样,走着走着,没准会被从身后来的马车撞倒,被杂耍的飞到箭矢刺伤,诸般种种,都是在五感之中剥夺了其中之一或是其中之二所遭遇的危险,但是这些危险在常人眼中却算不得什么。瞎了的人看得见了,聋了的人听得见了,身外集市还是原来的集市,并无分别,而那些危险却已消失不见。

    谷梁泪一语惊醒梦中人,没有见过的,没有听过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