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末之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二十五章 与其送死,不如反叛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啸大军压境,全力攻打乌思藏,这样的决定,看似冒险,其实却是必然。

    眼下,大唐帝国把四下能统一的地方,基本全部纳入治下,仅有这包思藏一处中华故土不得回归,这简直就是李啸无法原谅的黑点。

    金瓯一统处,君王三百州。

    数十万大军全力开往乌思藏,这其中,自然包括现在仅剩一万余人的清军余部。

    原先,共有五万清军,由代善之第四子,多罗谦襄郡王瓦格达统领,来到北京,参加远征西域的战斗。这支部队,由早已投降唐军,现在唐军满州统领的豪格为主帅,而瓦格达则为副将,一道开拔前往西域。

    他们都没想到,李啸的雄心,竟是这般壮阔,唐军在塞外的征战,又会是这般漫长。

    入援大顺余部,攻灭叶尔羌汗国,覆亡准噶尔汗国,攻打俄罗斯西伯利亚,长达近三年的征战下来,五万清军,仅余一万多一点,其余者,或死于西域的沙漠,或死于西伯利亚的雪原,这些成为唐军仆从兵的清军部队,每条人命,都成为奠定大唐帝国荣耀与辉煌的一块小石头。

    就连那个副将瓦格达,亦晨进攻俄罗斯时,在叶尼塞河边的一个俄军城堡,被一发火铳打中大腿,最终铅毒攻心,哀嚎数日方死,死时,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瞑目。

    当时,看到瓦格达狰狞死状的豪格,心下忽有一种难言的悲凄,与无可言说的愤怒。

    什么仆从军,无异犬与鸡!

    他可以直觉地想到,李啸这个大唐皇帝,其实根本就没有把他们这些仆从军的性命与安危放在心上,纯粹只把他们当成换作胜利的筹码与棋子。而为了获得胜利,棋子的命运如何,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

    不过,为了将来,豪格都忍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能保住这一万余名的清军,他心下纵对李啸有万般不满,也咬牙认了。

    只不过,在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里,千盼万想,好不容易等到了唐俄两国议和,自已也可如先前李啸所许诺的那般,率领这只残部,重新返回辽东,并在辽东择一地方,给豪格封侯划地而居。

    这样的结果,虽有诸多不满,但李啸对李啸的允喏,还是心向往之。

    虽然,这样一个小小的侯爵,相比自已先前贵为大清肃亲王的身份而言,简直微不足道,但这样的结果,已是豪格现在最大的渴望了。

    毕竟,自已这几年为李啸打生打死,南征北战,从东南亚杀到俄罗斯,多历险境,险些命丧沙场,好在老天庇佑,未让自已死于征途,那么能有这个一侯爵之位,又有一支亲随兵马,自已当足可安渡余生了。

    只不过,豪格万万没想到,对俄罗斯的战事一结束,因为西藏战事不顺,李啸又下令,让几乎全部的攻俄兵马,又掉头南下,去攻打那有如人间绝域般的乌思藏。

    收到大唐皇帝李啸的这道命令,豪格几乎气炸了。

    他娘的,李啸这贼厮,这般居心,简直就是要把自已与这一万余人的残剩清军,统统往死里逼呀!

    要知道,清军所剩仅有原先规模的五分之一,这样一只士气低落,伤残严重的部队,再去攻打那地势险峻,连呼吸都困难的包思藏,只怕这一万余人,最终能成功从战场上活下来的,只怕十不存一。

    豪格立即又想到,当年攻打东南亚时,十万清军,最终只有数千人得返故乡,余者皆亡,就是当时的清军统帅阿济格,都被那苏门答腊岛的土著射杀在亚齐城下,与那命丧叶尼塞河畔的瓦格达一样,死不瞑目。

    他忽然恐惧地想到,自已虽然能从那人间地狱一般的东南亚逃得性命,但只怕最终也难过乌思藏这一关了。

    如果自已最终死在那个人间绝域的冰冷高原,就算李啸再给自已追赠王爵,复有何益!

    人都死了,要这虚名,又他娘的复有何益。

    豪格心下迷茫,接得命令后,一整天都在自家帐中长吁短叹,一副忧愁不已的模样。

    他这般异常之状,自是被那手下亲信杨善,给迅速发现了。

    昏暗的帐中,油灯如豆,豪格与杨善上下分坐,除两人外,再无旁人。

    “大统领,可是对皇帝的旨令,有所不满?”四下无旁人,作为豪格最后一位亲信手下的杨善,一脸阴沉地低声问道。

    豪格拉长着脸,目光复杂而悲凉,他沉吟许久,才长叹一声道:“杨善,我只怕自已,最终也要步那阿济格与瓦格达之路了。”

    他甫一说完,又苦笑道:“想来当年,我等从法场逃到唐境,投效李啸。为他东征西杀,南征北战,当时想着,要借李啸之手,与那奸贼多尔衮一较长短,重新夺回帝位。现在年过岁迁,这般不切实际的梦想,我早已不作多想。于今这般辛苦征战,不过就是希望,我等在为其卖命后,最终能有个好归宿罢了。只不过,现在看来,李啸所给的许喏,都是镜花水月,都不过是些看得见摸不着的好处罢了。”

    ”是啊,大统领说得是。此番前去乌思藏作战,只怕真是凶多吉少,性命堪虞啊。“杨善一脸忧色回道:”想来唐军两个精锐军镇,在一齐进攻乌思藏的战斗中,都死伤近半,打得半死不活。我们这些仆从军,若也一样要硬着头皮去攻如此险境,只怕将来,这一万余人中,能有一千多人活着回来,便是不易了。“

    “正是如此!若是我等,将来命丧于这雪域高原,纵李啸许色再多的官爵富贵,奚有何益?所以我现在一想不日就将开拔出征,心下的烦恼,便有如石头堵在胸口,那种压抑憋闷,实在难以用语言形容!”豪格一脸忧色,忍不住又是一声长叹。

    见豪格这般模样,杨善却是脸色反而平静下来,昏暗的烛光下,他手托下巴,双眼灼灼,似在考虑计策一般。

    见他这般模样,豪格心疑,不竟问道:“杨善,难道,你有什么好想法不成?”

    杨善轻咳一声,低声道:“肃亲王,你可曾想过,干脆就此自立,不再复返唐境,而在这广阔无垠又人迹罕至的漠北之地,寻一处地界,自立为王可好?”

    杨善的话,让豪格悚然一惊,他略一思虑,却又连连摇头:“不可不可,我等若在这般苦寒之地自立,那李啸必会立即掐断我军之粮草供给,那这样一来,唐军哪怕根本就不派出兵马来讨伐,我军都将如失去母乳的婴儿一般立即饿死。这样的结局,当是必然。”

    豪格说到这里,又是苦笑道:“我等粮草辎重,竟为唐军所掌握。这般苦寒之地,想要自筹粮草,岂非痴人说梦。这性命根子都拽在人家手里,所以那皇帝李啸,根本就不怕我等造反。想要自立,谈何容易!”

    杨善听完,亦是无言,他沉吟了一下,却又幽幽地说道:“话虽如此,但事在人为,又安可一条路走到死么?以在下看来,现在为免去乌思藏送死,倒不如来个好马也吃回头草!”

    “嗯?什么意思?”

    “肃亲王,恕在下直言,你与那摄政王多尔衮,纵多有嫌隙,哪怕就是血海深仇,但在现在事关生死之际,焉可不捐弃前嫌,共同对敌乎?”跃跃烛光下,杨善面目扭曲如鬼。

    “啥?你说啥?要老子捐弃前嫌,去与那将老子送上法场,险些令我命丧屠刀的多尔衮合作?杨善,你,你疯了么?!”豪格闻言,陡然暴怒,额头青筋直绽。

    杨善目光阴沉,低低道:“肃亲王,你要知道,你与多尔衮之仇,毕竟已是陈年往事,现在再要多提,复之何益。以在下看来,现在若不如多尔衮讲和,然后我等统兵东归,与其一道反抗李啸,方为合适之举呢。”

    杨善说到这里,又急急道:“肃亲王,你也知道,现在要我继续推上战场的,不是多尔衮,而是李啸。现在的这般紧急时刻,分清敌我,至关重要。更何况,现在多尔衮对李啸的百压榨,已是满腹怨言,只不过,畏惧唐军之势,不敢发作而已。毕竟,多达十三四万的清军,命丧异域,连尸首都难回故乡辽东,这般惨烈结局,多尔衮这厮就算再宽宏大量,又如何不会深深衔恨于心。可见我们与多尔衮那厮,现在的共同敌人皆是李啸,这便是我们可以再与多尔衮一起合作的基础。”

    杨善顿了下,继续道:“只要我们能与那多尔衮达成共同举事,一齐反对李啸的秘密协议,再抓住现在远离唐境,李啸对我们约束不强的难得机会。便可趁其他唐军兵马皆在南下赶往乌思藏之际,偷偷率兵沿蒙古诸部边境潜行回国。那有这批久战之兵马,以及多尔衮的国中军兵,当可一举赶走大清国内为数不多的驻守唐军,从而正式与李啸对战决裂!”

    豪格听到这里,脸上亦闪过一丝动容之色,他喃喃道:“只是,我军必竟兵马不多,就算反叛成功,若唐军复举兵来攻,我等又如何可守?且万一失败,那可是死无葬身之地呀,这般结局,难道杨善你没有想过吗?”

    杨善哼了一声,咬牙回道:“肃亲王,凡行大事者,安可这般畏首畏尾。更何况,现在我等即将被逼往乌思藏,若不赶紧想办法,还能有别的出路可走么?况且,我等真到了乌思藏,又被引为前部去与当地土蕃作战的话,那到时候,谁又能保证我们能最后活命的有十分之一?这样的结果,难道是肃亲王想看到的吗?”

    杨善这番话说得很重,豪格拧紧眉头,却是沉吟不语。

    杨善一声轻叹,复道:“肃亲王,既已下决心要与唐廷决裂,行事就断不可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更何况,这世上安有万全之策?恕在下直言,就算将来与唐军征战不利,那我军也退往辽东的山林,凭地利之优势,与唐军长期周旋。若这一步也行不通,我们就干脆退得更远些,去那东西伯利亚安家定居。毕竟,只要有兵马在,大家皆是族人,那东西伯利亚地广人稀又与中原相距遥远,李啸纵是想要追击我们,其后勤供给,也会大成问题,想消灭我们,怕亦是不易。这样的话,虽然在东西伯利亚的生活会极为艰苦,却是至少可能自已掌握自身命运,不至于受制于人,徒成刀俎下的鱼肉啊。”

    听杨善这般说辞,豪格虽沉默无言,却是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是啊,现在既然已决心反叛,安可再想东想西瞻前顾后,就算最终大事不济,自已已尽人事,听天命,又复何憾。

    想到这里,豪格主意已定,他嘿的一声,狠狠一拳砸于椅子靠手:“他娘的,横竖是个死,死国可乎!他李啸当年救了我豪格性命,这些年来,我为他东征西战,从东南亚打到俄罗斯,也足以还其恩情了。但他想要我等成为炮灰,尽数死于乌思藏,却是不能!杨善就如你之见,立即由你为代表,秘密出使清廷,我与这万余兵马,则一路秘密东归。你若一得多尔衮消息,便立即回报于我!”

    杨善腾地站直,大声道:“肃亲王放心!在下此番前去,必定不辱使命!”

    杨善得了豪格之令,立即乔装成商人,带上数名侍卫,一路向东进发,而豪格自已,则令全军收拾行装,名为南下乌思藏,实则沿着蒙古诸部边境,一路向东悄悄行进。

    杨善等人昼夜兼程,不敢稍歇,终于在十余天月后,悄悄来了盛京城中,立即求见摄政王多尔衮。

    时值深夜,多尔衮原已准备休息,忽听侍卫说有故人来访,不觉甚是诧异。

    这么晚了,还有甚故人前来?

    不过,他略一沉吟,还是立即答应接见。

    待到杨善被侍卫带到厅中,一把掀开头巾后,多尔衮忍不住惊叫了起来:“杨善?!竟然是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