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月有光人有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1章 安哥儿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且不说齐素娥是如何感激姑母吴太太为她找了这么一个好婆家,只说明月和喻嘉言,小两口儿在五里屯清清静静过了一个年后,就又和明家几兄弟以及郑彩霞、黄小英一起坐着骡车回了县城常住。

    喻嘉言和明家几兄弟继续刻苦攻读,明月清清静静在家养胎,郑彩霞和黄小英则一边带孩子一边看顾明月这个初次怀孕的小姑子。

    当然,她们也没忘了悉心准备自己丈夫和几个小叔子的一日三餐外加一顿宵夜。

    在这样的安稳平淡里,明月身子渐重,等时间进入到六月里,她终于不再像个没事人一样想出门逛街就出门逛街、想去庄子就去庄子。

    神经高度紧绷的喻嘉言开始五天一次的请了齐老大夫的二徒弟来给明月诊脉,县城手艺最好的两个稳婆也被他一人塞了五两银子提前请进自己家里住着。

    明许和二郎一开始还笑话喻嘉言太过紧张呢,毕竟明家和喻家不同,明家有明老太和谢氏等一众女性长辈坐镇,郑彩霞和黄小英生孩子,紧张、操心的一直都是明老太等人,反倒是明许和二郎根本没有亲身经历过女人生产时的那种惊心动魄的大场面。

    直到这两兄弟把喻嘉言这前所未有的紧张当成笑话儿讲给自己媳妇儿听,然后又被自己媳妇儿连掐带瞪的好一通埋怨,两人这才从自己媳妇儿的讲述里明白了生孩子是件多么凶险的事儿。

    自那之后,他们倒是理解了喻嘉言的患得患失和高度紧张。

    一直到六月二十八日,明月平安诞下一子,明家和喻家的那股子紧张气氛才总算转换成纯然的激动和喜悦。

    抱着明月才刚生下的红皮猴子,喻嘉言眼泪一滴一滴沿着脸颊滑落到下巴、脖颈、衣襟上面。

    他非常大方的赏了两个稳婆每人十两银子,看的明许忍不住暗暗咋舌。

    要知道这年头儿,十两银子可都能买回一亩下田了,而他们福兴县的稳婆,给人接生一次的费用,则基本都在二十来个铜子儿到二两银子之间。

    虽然以往他们福兴县也不是没有出过会额外给稳婆更多打赏的富裕人家,但人家最多也就赏个三两五两,像喻嘉言这样,媳妇儿生个孩子,他就眼也不眨地扔了整整三十两银子给稳婆的当家男人,至少明许迄今为止还没有听说过除他之外的第二个。

    他和二郎为此连连咋舌,但两人却都非常默契的没有在自己媳妇儿面前吐槽喻嘉言——有了上次的经验,他们早就已经不敢再因为喻嘉言的“反常”笑话他了。

    毕竟他们笑话人家体贴媳妇儿的下场,就是他们被自己的媳妇儿埋怨不够体贴。

    埋怨倒还在其次,这可又掐又瞪的,他们可不想再体验第二回了。

    兄弟俩有志一同的就只在彼此之间笑话喻嘉言,一时笑话他抱着才刚出生的孩子哭,一时笑话他高兴糊涂了打赏稳婆十两银子,一时笑话他长衫被自己儿子花了地图,一时又笑话他居然学着柳三家的给孩子洗澡换尿布...

    偶尔他们也会当着喻嘉言的面调侃自己这位妹夫,奈何喻嘉言脸皮厚着,不管这两兄弟怎么调侃他,他都一副“有儿万事足”的样子,天天傻乐傻乐的。

    孩子洗三礼的那一天,喻嘉言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叫作喻子安,小名儿则直接顺着大名儿叫了安哥儿。

    用他的话说,他对这孩子并没有太多要求,这孩子以后大富大贵也好,小富即安也罢,他都无所谓,他只要这孩子能平平安安长大、平平安安一生,那他这个做爹的就再无遗憾了。

    明月心知喻嘉言这是受够了孑然一身的苦,她握着喻嘉言的手,一声一声低低喊着“安哥儿”,安哥儿则沉沉睡着,任由父母含笑打量。

    洗三礼后,陶氏又在喻家住了差不多一个月才回去斜对门儿的明家宅子,继续照顾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喻嘉言感激陶氏,陶氏回去明家的那天,他和明月一起带了两马车的东西送她归家。

    陶氏高兴的一双眼睛笑成了两弯月牙儿,因为担心明月,她和明城在两个月前就已经带着他们的那对双胞胎儿子来了县城。

    一开始陶氏是和自己的丈夫、儿子一起住在明家的,直到明月快要生了的那个月,她这才收拾收拾搬去了斜对门儿的喻家宅子。

    明城则是继续留在明家的宅子里教导他和陶氏的两个儿子,只偶尔才会去喻家看望一下不便出门的自家闺女。

    等到明月生下安哥儿,明城往喻家跑的顿时就勤快了,不说一天三趟么,一趟两趟总还是要的——虽然见不到正在坐月子的女儿,但能见到肉乎乎、粉团子一样的小外孙也是非常不错的。

    ***

    陶氏离开喻家之后,喻嘉言和明许几兄弟就又坐上了前往府城的数辆骡车。

    他们是去赶考的,喻嘉言和明许、二郎、三郎、三郎是去考举人的,四郎、五郎则是去府城考童生试的最后一试“院试”的。

    如果能够过了这个关卡,那四郎和五郎接下来就也是和他们几个哥哥一样的秀才了。

    当然,明家人并没有一上来就给两个孩子“必须考中”的莫大压力。

    无论是明老爷子等男性长辈还是明老太等女性长辈,大家对四郎和五郎说的最多的就是“听哥哥们的话,好好照顾自己,别伤了也病了”。

    至于能不能考上,明家人表示随缘就好。

    反正这兄弟俩一个十五岁、一个十四岁,年纪都还小得很呢。

    尤其是跟那些都已经三四十岁、五六十岁了,但却依然坚持不懈的在考童生试的中老年人相比,这小哥俩儿年轻鲜嫩的简直就像是春天到来时枝头新发出来的两片嫩叶,嫩的都能随手掐出水儿来了。

    带着满腔不舍和期待送走了陪考的明城以及家里这些去往府城赶考的晚辈,明老爷子、明地、明塘这父子三人就开始新一轮的带人抢收。

    明老爷子年纪大了,明地怕他劳累过度身体会吃不消,所以打从一开始明地就把事情最少、最不需要主事之人操心操劳的五里屯的田产划给了明老爷子监工。

    至于他和明塘,他们兄弟两人不仅平分了明家这些年在福兴县各地置下的若干田地,而且还主动接管了明月和喻嘉言名下的那些田地。

    两人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在家里几位管事以及庄子上各庄头的帮衬下,累死累活的忙了二十多天,好不容易才把自家以及喻家所有庄子上能收能卖的粮食、水果、坚果、莲藕、鱼虾蟹、鸡鸭鱼...全都或是收进库房妥善存放,或是卖给早就预定了要买他们两家东西的各大商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