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月有光人有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2章 中举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喻家二进院子的正房东屋,明老太正挂着一脸的笑,和明月一起柔声逗弄出生还不足百天的小安哥儿,专门负责伺候明老太的丫鬟小桃却突然跟个炮仗似的一路疯跑着冲进了喻家的二进院子。

    她倒是没敢直接冲进屋子里,而是在喻家正房东屋的窗子外头来了一个急刹车。

    听到动静的明老太将视线投向只开了一条小缝儿透气的实木窗户,“着急忙慌的,这是出啥事儿了?”

    “老太太,大喜啊,咱们家大爷、二爷全都考中了!”

    小桃话音才落,冬至就也一溜儿小跑进了院子。她刚要开口说话,小桃却已经按捺不住替她把话说了,“还有姑爷也中了。”

    冬至气了个倒仰。

    她顾忌着家里的小少爷,不敢跑的太快闹出太大动静,这死丫头却玩了命似的一路狂奔,她就已经够生气了,结果对方却好像是在嫌弃她不够生气似的,她都已经跑过来了,对方居然还是一口气儿就把她要说的话也给抢着说了。

    这头一个报喜的和第二个报喜的能一样吗?她想得个最大份儿的赏钱咋就难成了这样呢!

    冬至心里憋了一口闷气,可主家有大喜事儿,她却不好沉着个脸因为一点儿赏钱闹情绪。

    深吸一口气,冬至努力让自己笑容无比灿烂,她对着屋子里头微微屈膝,“恭喜奶奶,恭喜太太,恭喜老太太。”

    明老太、陶氏以及明月全都一脸的笑,明老太动作麻利的穿鞋下炕,“哎呦,这可是想也没敢想过的大好事儿、大喜事儿,老明家和老喻家这是祖坟冒了青烟了!快、快让人抬了赏钱来!”

    明月一脸的笑,她跟着明老太一起穿鞋下炕,“好好好,我这就让人去抬装了铜子儿的箩筐到门口。”

    说着明月又扬声喊了一句柳三家的,“柳三嫂子,麻烦你帮我带下安哥儿。”

    一直待在厢房等候传唤的柳三家的忙放下针线走进正房,见到明月等人,她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恭喜奶奶,恭喜太太,恭喜老太太。”

    明月亲自开箱取了小银锞子赏给她们,“小桃和你们两个,再有就是香草他们父女两个,每人都是两个笔锭如意的小银锞子。”

    香草和柳三的小银锞子,明月顺手也塞给了柳三家的。

    她抱着装小银锞子的钱箱子,“冬至你现在就去帮我把香草喊到正房来,你们两个拿了荷包帮我装小银锞子。绣如意云纹的荷包,每只荷包你们帮我装两个二两的小银锞子。绣缠枝花纹的荷包,每只荷包你们帮我装两个五钱银子的小银锞子。绣青竹花纹的荷包,每只荷包你们帮我装两个二钱银子的小银锞子。”

    冬至应了声是就跑去灶房里头喊香草了,明月则把钱箱子放到了正房西屋的炕桌上。

    明老太是必然要回去明家的,陶氏虽然很想留在女儿这里帮忙,但她身为明家媳妇儿却不好真的留在喻家帮着明月待客。

    毕竟明家可是考出了两个举人的,她要是不回去帮忙,明家那边儿搞不好也会乱成一团让人诟病。

    明月很容易就看出了陶氏内心的各种矛盾挣扎,她笑着推了陶氏往外走,“娘您赶紧陪着我奶回家去,我这边的事儿我自己就能处理好。”

    陶氏想想女儿的精明能干,到底还是跟着明老太一起走掉了。

    “嫂子,安哥儿我就交给你了,你可一定要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临出门前,明月这么交代了柳三家的。

    柳三家的点头如捣蒜,“您放心,奴婢一定好好看着小少爷。”

    明月对柳三家的还是比较放心的,她微微颔首,然后就抬脚去了前面的一进院子。

    送明老太和陶氏离开的同时,明月还顺道让柳三帮着打赏了来报喜的差役每人四两银子。

    柳三很会说话,“...我们家爷还在府城没回来,我们家奶奶一个妇道人家也不好开门待客,等我们家爷从府城赶回县里,我再亲自到县衙请几位差爷过来坐席吃酒。”

    那几位差役掂着手里那沉甸甸的银锞子,嘴里好话儿顿时冒的更多了,他们非但没有介意柳三的委婉逐客,反而还拉着柳三勾肩搭背的套了好半天近乎。

    他们一走,县里那些和他们喻家有交情的女眷,以及县里那些专门帮人跑腿儿打杂的闲帮就也陆续上门了。

    闲帮单纯就是来说吉利话儿讨赏钱的,明月按照这边的风俗,派了柳三在门口给大伙儿发喜钱。

    喜钱是明月早就兑好的,虽然之前她并没有抱着喻嘉言“必定能够考中”的想法,但是她却不能不提前为了他的可能考中做准备。

    除了用来打发上门贺喜之人的十几筐铜钱、两大箱银锞子,明月还跟聚福德酒楼预定了几样他们的招牌点心,准备了几十匣子好吃又好看的干鲜果品,买进了几罐子县城能够买到的最好以及稍次一等的昂贵茶叶。

    除了铜钱,后面的这些东西基本全部都是用来招呼登门贺喜的各家女眷的。

    至于大宴宾客,就像柳三说的,明月一个妇道人家,请客这种事儿当然得等喻嘉言这个做男主人的回来拿主意。

    好不容易送走了上门贺喜的各家女眷,明月忙又派了冬至去明家、姜家、顾家打探消息。

    冬至回来的很快,她笑嘻嘻攥着两个装银锞子的小荷包,一溜小跑儿跑到明月身边,“主子,主子,顾少爷和姜小少爷也中了!还有咱们家四少爷,他考中秀才了!”

    明月闻言眉梢微挑,“这么说就只有三郎和五郎没有考中了?”

    冬至点点头,她觑着明月的神色小心翼翼的安慰她,“您别担心,我看三老爷和三太太并没有多么伤心或者多么失落。”

    明月哭笑不得的看她一眼,“家里一下就考上了两个举人、一个秀才,这对明家来说是多么轰动、多么露脸的一件大喜事儿。这种时候,三叔和三婶儿就是再失望自己的儿子落了榜,他们也不可能把负面情绪表现在脸上的。”

    冬至讷讷无言。

    明月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你去库房帮我拿两份规格最高的礼品匣子,然后再让柳三备车,就说我等会儿要去一趟顾家和姜家道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