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八戒的日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节 逍遥但不风流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们都叫俺猪八戒,其实那不是俺的本名。

    俺的本名叫天蓬元帅,就是银河里的水军总司令。李白你熟悉吧,他那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就是在跟俺喝完酒以后说的酒话。

    俺的理想是就是能够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再说俺实在是喜欢现在的这个环境,因为这里有太多俺以前没见过的东西,打交道的也都是跟一些从来没接触过的人,俺认为这对俺以后的职业生涯会有很大的帮助,同时也能增长不少见识。

    有一天,王母娘娘桃园里的桃子又熟了,说是要开一个什么蟠桃会,说是要把个头最大的那个桃——也就是“仙王桃”公开拍卖,底价是一万。自然,这样的场合少不得人捧场,于是在蟠桃会的头一天,王母娘娘就招呼俺们一帮天兵天将去喝酒,那意思明白儿的,就是希望咱明儿个配合她一下,说白了就是做她的“托儿”。

    怎么配合?

    呵,这里面的学问可大了,俺现在给你分析分析。

    打比方,当王母娘娘喊完一万,在一二三还没数到头的时候,底下得有人继续加价,比如喊个一万五;喊完一万五以后,在王母娘娘三字还没有出口的时候又得要有人往上加价,比如再喊个两万……对,要的就是这样一种竞争的气氛,说不定期间就有人不服气要来跟你斗狠呢!没事儿,要真是那样,不客气得说,就是他上当了,咱们出这招要就是这个效果。当然,在合适的时候托儿还要懂得激流退勇,好让他把这个桃买走,事后咱们就可以去王母娘娘那里拿提成了。

    俺记得有次顺风耳就上了当,花八万块钱买了个“仙桃”,俺问他味道咋样,他苦闷着脸显得很委屈地说: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呢?原来他寻思花了八万的桃没舍得吃,天天摆大厅里当装饰品,结果就烂掉了。当然这样的事几乎每年都会发生,大家伙也都习以为常了。要是没人加价怎么办?没事,托儿们会照样往上抬,哪怕最后是被托儿买了去那也没关系,卖主就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至于那桃,自然是当普通的一样吃掉了。

    所以有时俺就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就那么不开窍呢?比俺老猪还逊三分。后来才知道,不是他们笨,而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潜规则”的东西,懂得的人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不懂的人于是就经常上当。

    不过这些都只是俺憋在肚子里的话,一直没敢说,毕竟人家是王母,她说好当然就是好了。况且这种事儿根本就与俺无关,俺只要在事后去她那里拿钱,然后去买酒,然后继续看MM,俺就心满意足了。再说了,王母娘娘是名人嘛,名人都比较权威,说的话都比较有分量,看事情的眼光跟咱们也不一样,所以完全没必要去跟她计较。跟她计较就是跟自己的前途计较,俺还想在这里待下去,所以俺得睁只眼闭只眼。

    你看,稀里糊涂地又说了这么多酒话。

    是的,俺又喝多了,这都全怪那帮陪酒的小仙姑们,本来俺是不想喝这么多的,因为待会儿俺还得去天河府跟李白兄喝两盅,他说他今天带了两瓶“太白酒”上来,十分够劲儿。但一看到那些到俺跟前来敬酒的小仙姑们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儿,俺又春心萌动了。喝吧,没准儿其中的哪个姐姐相中了俺,说俺豪气,要跟俺成亲呢!他们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俺看不对,应该改为“牡丹花下醉。做鬼也风流”,不过一直到宴会结束,也没有哪个姐姐让俺做一回牡丹花下的风流鬼。散席了,俺寻思得回去,打电话给太白兄,说俺实在是不能过去了,叫他一个人慢慢喝,俺明天一早去寻他……还没等俺把话说完,也还没听到太白兄的回话,手机突然就没电了。靠,这个水货手机,俺明儿个一定要去找千里眼和顺风耳算账,就算是199块钱的东西,也得让人把话说完吧!

    是的,千里眼和顺风耳这几年也发了,开了家千里传音通讯公司,生意火得不得了,据说他们下一步打算推出一款新的手机,有三百种功能,除了能接电话和打电话之外,还可以当冰箱、洗衣机、健身器、旅馆、赛车等等。

    哎,实在是喝太多了,连走路都跌跌撞撞的,眼前到处都是模糊的,也不知道到家没。后来,俺好像进了一扇门。刚一进门就听见有姐姐的声音传来,叫了声元帅小心些。

    咦,俺房里怎么有女人呢?莫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