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八戒的日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变形记——多灾多难(71下)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说这话的时候药圣道长和药王道长已经同样纵身上去了,结果他们三个人就在上面房梁上打了起来。

    突然,从上面掉下来了一些瓦片,俺急忙对猴哥说:猴哥啊,赶紧下来打,别把房子弄塌了,那样咱们就都没命了啊!药仙道长也在下面喊了:师弟你们快些下来,房子要倒掉了!果真,他们三个几乎就是在同一时间纵身下来了。不过猴哥并没有落到地上,而是转身朝着门口的方向去了,接着就一个翻身到了外面。

    追上去!药仙道长吩咐着说道,之后就带头追了出去。当药王道长也准备出去的时候却被药仙道长拦住了,药仙道长说:师弟你就在这儿看着他们,以防那个瘦猴回来救他们!是!药王道长应承了一声之后就又折回来了。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小了,最后都差不多听不见了,沙师弟显得比较担心地说:唉,也不知道大师兄咋样了?俺说:沙师弟,咱们现在还是给自己考虑多一点儿吧,猴哥现在都已经逃出去了!

    闭嘴!旁边的药王道长显得很生气,仿佛刚才猴哥就是俺放走的一般。又过了好大一阵子,药仙道长和药圣道长终于回来了。咋啦?大哥二哥,那个瘦猴呢?跑了!药仙道长没好气地说,接着就开始数落起药圣道长和药王道长来了:叫你们好生看着你们居然把他放下来斗地主!猪脑袋都能想到不应该这么做嘛!这要是传出去拿还不叫人笑话咱们?说完之后药仙道长就背着背篓进里屋去了。

    药王道长和药圣道长的脸此时红得跟鸡冠子似地,红彤彤的;最后,药王道长一个箭步冲到俺跟前来,噼噼啪啪就两个耳光招呼了上来,药圣道长也冲到了沙师弟跟前,同样噼噼啪啪两个耳光左右开弓上去了。

    干啥呢?药仙道长从里屋探出一个脑袋来,发现药王道长和药圣道长在打咱们的耳光之后药仙道长说了一句让俺感动十足的话,那就是:打他俩有啥用?要怪都怪你们自己不争气!猪脑袋!把他们脸打肿了待会儿可不好吃!之后药仙道长就又把脑袋缩回去了。药圣道长和药王道长恨恨地看了咱们一眼之后就走到旁边坐着去了。坐着干啥?药仙道长又把脑袋伸出来了:赶紧生火烧水去!于是药圣道长和药王道长又显得不情愿地出去了,接着就有袅袅的炊烟冒了进来。呆子沙师弟!

    正当药仙道长出来打算拉咱们出去的时候猴哥的声音突然在咱们身后响起了。猴哥!俺叫出了声来。猴哥说呆子你莫嚷,老孙自有办法救你们出去。虽然能听见猴哥的声音,但并不能看见猴哥的影子。药仙道长在招呼药圣道长和药王道长他们进来了,说是要先把俺拉出去咔嚓了。猴哥!在药王道长他们把俺从柱子上解下来的时候俺大喊了一声。叫啥?药王道长显得很吧满意地说:你现在就是叫天王老子都不会有人来救你了!药圣道长显得很通情达理地说:反正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就让他喊两嗓子吧!于是俺又有机会继续喊猴哥了。可惜猴哥再也没有应答俺了。药圣道长和药王道长把俺拉到院子旁边的大树底下之后就站住了,之后药仙道长就递给他们一把尖刀,说是把俺的脑袋砍下来之后直接拿给他吃新鲜的。药王道长已经把尖刀举起来了,俺寻思这回是彻底死翘翘了,于是就闭上眼睛等着痛苦时刻的来临。突然,药王道长一声惨叫,“哎呀”,俺急忙回过头去一看,只见猴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俺身后了,此时手上正拿着先前药王道长拿着的那把尖刀,药王道长则躺着一边儿的地上,手上有鲜血正流下来。

    猴哥!俺欣喜地喊道,接着就站起来一脚踢倒了药圣道长,接着就跑到猴哥跟前叫他给俺解开身上的绳子了。大哥!药圣道长叫喊起来了:他们跑了!药仙道长的脑袋立马就露了出来,当时猴哥正在给俺解绳子。站住!药仙道长喊道,接着就转身进去了,接着就拿了一个瓶子出来,比先前咱们看见的那两个都要大。终于猴哥把俺身上的绳子解开了,药仙道长正好冲到了咱们跟前。呆子,你赶紧进去救沙师弟!这儿交给老孙好了!猴哥说。好的!俺说,之后就跑进去了。沙师弟身上的那根绳子绑得很结实,费了好大劲儿才把他解开。刚一解开药圣道长又冲进来了,接着就朝咱们这边扑过来了。

    俺一边迎上去一边对沙师弟说:你赶紧去外面帮猴哥的忙,估计猴哥一个人应付不了!这儿就交给俺老猪好了!好的!沙师弟应承了一声之后就跑出去了。药圣道长打算阻止他,但被俺一脚拦住了,于是俺就和药圣道长在屋里掐起架来。沙师弟才刚跑出去不多会儿又进来了,沙师弟说:二师兄不好了,大师兄在外面被药仙道长抓住了。当真?俺问。沙师弟说二师兄你快点儿出来看看,咱们一起过去帮忙吧,要不然大师兄就要被要先打道长绑住了。听说猴哥都被抓了,俺立马决定出去了,于是虚晃一枪之后俺就一个闪身到了外面。出去之后果然看见猴哥正昏昏沉沉地摇摇欲坠。

    猴哥!俺大叫了一声,然后就朝猴哥那边跑过去了。

    药仙道长见俺过去了,立马举起他手上的那个瓶子,瓶口冲着俺的方向,接着就有一股白色的烟雾从立马冒了出来。故伎重演!俺说。小心啊二师兄!沙师弟在后面喊道。俺飞身起来,一下超越到了药仙道长的头顶,接着一脚踏在他拿着瓶子伸出来的那只手上,一脚飞过去踢中了他的脸颊。药仙道长立马倒了下去,跟着倒下去的还有猴哥。大师兄!沙师弟冲了上来,抱起猴哥一边摇晃一边喊道:大师兄你怎么了?俺说:沙师弟你先别问那么多,赶紧把猴哥先抱出去,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出去之后咱们再想办法!沙师弟果真就抱起猴哥了。但还没等沙师弟站起身来,屋里的药圣道长却突然冲了出来,接着一脚踹在沙师弟屁股上,于是沙师弟就倒在地上了。

    俺正准备前去帮忙,刚才被俺踢倒在地的药仙道长却突然站了起来,接着又捡起地上的那个瓶子,然后就冲俺脸上贴过来了。俺寻思那里面是毒气,万万不能接触到,于是赶紧退后了两步。趁着这个空挡,药仙道长一个箭步冲到猴哥跟前,拦腰抱住,然后一溜烟就朝屋里跑去了。猴哥!俺大喊一声,紧接着就冲了上去,沙师弟见状也暂时放弃了与药圣道长的打斗,跟在俺后面上来了。

    砰,一声响,进到屋里去的药仙道长竟然把房门都关上了。正当俺和沙师弟打算齐心协力把房门撞开的时候,突然从门缝里冒出了一股白色的烟雾,跟先前的那种一模一样。不好!俺大叫一声,然后就拉着沙师弟往后退了。只不过白色的烟雾一直源源不断地从门缝里冒了出来,以至于后来将整个院子都笼罩其间了。

    俺和沙师弟已经退到院墙上去站着了,突然,一阵风吹了过来,俺就觉得脑袋一沉,仿佛就要摔倒下去了。幸好沙师弟及时把俺抓住了。快走!俺对沙师弟说:这些雾气是不能吸进去的,咱们必须得先走开,然后再找时间来救猴哥。之后沙师弟果真扶着俺跳了下去,还好,下去没多久俺就感觉恢复过来了,估计是吸收得少的缘故。俺说猴哥你真是命苦,把咱们两个救出来了你自己却陷进去了。

    沙师弟说:二师兄,咱们现在该怎么办?俺向着院子里看了看,只见里面仍然烟雾袅绕地,然后对沙师弟说:咱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然后吃点儿东西,然后再回来看看。沙师弟说那自然是好的,只不过现在这里人烟荒芜,上哪儿去找人家?俺寻思也对,于是最后咱们又临时决定就到山林里休息一会儿了,等精神劲儿足了之后再说。

    沙师弟让俺躺下休息一会儿,说是人去找些吃的来。没过多久沙师弟就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俺问他咋啦?沙师弟说他刚才看见药仙道长和药圣道长正扛着猴哥朝着一个山洞里去了。当真?俺大吃一惊,急忙站了起来。沙师弟说:当真,刚才我在树上的时候看的真真切切的。走!俺立马冲着沙师弟喊道:带俺老猪去看看!千万不能跟丢了,待会儿找不到他们住哪儿不就麻烦了?于是沙师弟就立马在前面跑了起来,俺则跟在后面跑了起来。

    跑到了一块儿平地跟前之后沙师弟就停住了,然后指着远处的一个山洞说道:二师兄你看,药仙道长他们就是把猴哥扛进那个洞里去了。你看清楚了?确定没错?俺问。沙师弟说:真的,我是看见他们走进去之后才回来的。

    俺想了一会儿说:那好,咱们先过去看看,只要知道猴哥确实是在里面那就行。那个洞口开在一个背风的地方,咱们是从侧面走过去的,小心翼翼地。沙师弟说:二师兄你不如先待在这里,待我过去看个明白。

    俺说那好,之后沙师弟就过去了。沙师弟走到洞口前东张西望了一会儿,之后又探头探脑地朝洞里张望了一番,之后沙师弟就跑回来了。咋样?俺问。沙师弟说:二师兄,里面好像没有动静呢!俺说:先前你确实看见他们进去了?确实!沙师弟显得很肯定地回答说。俺寻思一定是还有地下室之类的,咱们刚才最多只用了半个小时,前前后后的,而前面又是一块平地,就算是药仙道长他们把猴哥转移到了别的地方那咱们也还是能看见一丝蛛丝马迹的。于是俺决定咱们进去看看了。

    到了洞口跟前果真里面静悄悄地一点儿声音都没有。轻手轻脚地进去之后里面黑黢黢地,看不见一点儿亮光。俺仔细听了听,里面好像的确是没有声音,于是又不禁怀疑起沙师弟刚才的所见所闻来。俺摸索着走了一圈,都没发现有什么地洞之类的入口,于是俺断定一定是沙师弟刚才看花眼了。

    沙师弟同样一脸郁闷,说不可能啊,刚才他们明明进来的嘛!俺说算了,咱们还是先出去再想办法,这里面黑布隆冬的,怪不好受。之后咱们就出去了,沙师弟一边出去一边不服气地说:刚才明明看见他们进去了嘛!说着说着咱们就走到了旁边山坳处,俺说不如咱们先坐下来歇会儿,顺便想想看到底怎么救猴哥,那毒气能用什么方法消除得掉。沙师弟说咱们不如把鼻子捂住然后进去。

    俺说那是行不通的,你捂着鼻子了那咋样呼吸?最好是能买到防毒面具,那样一来就无所畏惧了。沙师弟说那倒是真的,只不过去哪儿买?再说猴哥现在又不在,关键是没钱啊!突然,前面方向响起了说话的声音:大哥,我看他们这次是一定找不到的了,咱们都已经把他藏到这里来了,明天就好了,明天就可以吃肉了!

    俺寻着声音望去,只见果真是药仙道长和药圣道长从山洞里走了出来,正一边说一边东张西望。沙师弟说:二师兄你看,我就说他们进去了吧?大师兄是一定在里面的。等药仙道长和药圣道长他们走远之后俺和沙师弟就进去了,之后逐一地找,终于找到了一条缝隙,之后用力一掰开,结果就被咱们顺利地掰开了。进去走了一段路程之后终于看见了一丁点儿的亮光,又继续走了一段路程之后终于到了一个大厅里。二师兄你看,那边不是大师兄么?沙师弟说。俺顺着沙师弟指出的方向望去,果真看见猴哥正躺在那边地上。猴哥!俺大喊了一声,之后就冲过去了。猴哥被绑着,面目朝下。呆子沙师弟!把猴哥翻转过来猴哥看见咱们之后显得很惊喜,说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俺说猴哥你就先别管咱们是怎么进来的了,咱们现在得救你出去。猴哥说:先别忙,老孙现在中了药仙道长的剧毒,如果没有解药就算出去那也是不行的。俺说:那怎么办?

    猴哥想了一下说:你们不妨就待在这里,等待会儿药仙道长他们再进来的时候你们再动手把他们拿下,切忌不能让他们再放毒气了,不然咱们就都得跟着玩完。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咱们决定兵分两路,俺在洞门口守候着,只要等药仙道长他们一出现接着就进攻他们;沙师弟则潜藏在山洞里,万一俺那边偷袭不成功的话沙师弟再补上。

    猴哥说你们这次千万不能失手啊,药王道长被俺砍掉了手指头不能参战,光是药仙道长和药圣道长你们应该没问题吧?俺和沙师弟齐声说那当然。之后咱们就准备去了,咱们都各拿了好多石头到咱们藏身的地方,接着就等药仙道长他们到来了。

    根据猴哥的说法是,药仙道长他们说好了下午天黑的时候再过来行动,说那时候咱们一定会去院子里找他们,道士把咱们一网打尽了正好一块儿吃。

    天色渐渐晚下来了,俺的肚子也在咕咕叫了,猴哥说呆子你不能这样的,一定要忍住,待会儿被人家发现那就操蛋了。天色差不多完全黑下来之后远处终于响起了说话的声音:大哥,你说那两个家伙怎么没来呢?是药圣道长的声音。

    害怕了呗!是药仙道长的声音。接着就听见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朝咱们这边过来了,接着就看见药仙道长和药圣道长并排着出现了。

    当他们走到洞门口的时候,俺举起一块石头朝走在最后面的药圣道长头上砸去,只听得“砰”一声响,药圣道长就蹲下去了。谁?走在前面的药仙道长大吃一惊,接着就回过头来看了。俺立马从旁边的石堆里跳了出去,之后又举起石头朝药圣道长头上砸去,于是药圣道长终于倒在血泊中了。这时俺才放心大胆地站起来对药仙道长说:你猪外公在此,还不快点儿把俺猴哥身上的解药交出来?

    猪头!药仙道长大叫了一声,之后就飞身上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沙师弟一个纵身扑了上来,举起手上的石头就朝药仙道长头上砸去。俺说:沙师弟啊,千万不能砸他脑袋,咱们还得指望他给猴哥解药呢!哦!沙师弟明白过来了,接着又放低了手臂,朝着药仙道长的背部砸去。

    药仙道长听到沙师弟说话的声音吓了一跳,赶忙回过头去看。俺瞅准这个机会扑了上去,噗通一声石头就砸在药仙道长的屁股上了。哎呀!药仙道长大叫一声,接着就回过头来了。沙师弟从后面紧紧地箍住了药仙道长的脖子,俺上去啪啪啪三个大大的耳光就落到了药仙道长的脸上。解药呢?俺问。

    药仙道长不说话,俺再一次啪啪两个耳光上到了他脸上,立马,药仙道长的两颗门牙就掉了下来。说不说?俺再次大声喊道。沙师弟说:二师兄,看样子他是不会说的,再来点儿狠的!正当俺举起拳头准备朝他的肚皮上砸去的时候,药仙道长开口了,显得很急忙的样子说道:我给!我给!就在我的口袋里!这才像话嘛!俺说,之后伸手进去果真就在他口袋里找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

    猴哥说:不行,得先让他吃一颗试试!不然是毒药就惨了。俺觉得有理,所以不顾一切地就塞了一颗进到药仙道长的嘴里,还好,是真的。猴哥好起来之后决定不再打他的屁股了,而是揪耳朵。所以,到最后药仙道长的耳朵变得跟俺差不多了。

    药圣道长猴哥并没有惩罚他,原因就是他被俺砸中之后一直都没醒过来。之后咱们到了道士先前的屋子里拿了些吃的,然后就上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