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赐福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还剩一个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孟三以前是个游手好闲、不事生产的混混,在外浪荡多年,人面比村里的其他人都广。

    约么半年之前,孟三曾在隔壁县见过这些流民杀人抢粮,所以当他打上孟庆泽家那些产业的主意,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要找这些流民帮忙。

    这些流民也正苦恼自家的一穷二白,他们两拨人一拍即合,流民们很快就决定干这最后一票。

    那时的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就是他们的这“最后一票”,让他们全都迎来了死亡。

    孟蓁趁着夜色,一家一家的翻窗进屋,把那些或吃得肚子滚圆、或喝得酩酊大醉的流民,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割了喉咙。

    也是多亏了这些流民已经在为安家落户做准备,个个都挑了自己看得上眼的房子单独居住。

    即使是有少数聚在一起的,一间屋子里最多也就只能住上三人五人。

    以孟蓁的身手,他们就是醒着,只三个五个的话孟蓁也是能够打赢的,更何况此时他们全部都是睡着的,孟蓁要杀他们那就更加容易了。

    四十五个参与了对他们一家谋财害命计划的流民,除了一拿到钱就立刻去了县城找女人的那三个,剩下的四十二人全部都被孟蓁抹了脖子。

    由于人数不够,孟蓁还专门留了两个流民先审后杀,以确保这些手上没少沾血的流民无一漏网。

    她把那两人供述的,不在场的三个人的相貌特征、身高身形记录在册,然后又趁着夜色开始善后工作。

    因为害怕他们的尸体腐烂之后会引发疫病,祸害到这周围的其他村子,孟蓁专门搜罗了一些柴火到村子中央一个许久没有人用的废弃粪坑里面。

    这粪坑是个半人高的四不靠深坑,孟蓁把那些流民的尸体扔进坑里,倒上灯油和酒水,很快这四十二人的尸体就都被烧成了骨头和黑灰。

    孟蓁并没有一直守在旁边,虽说此时正值夜晚,按照常理来说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其他村子是否起了大火,但孟蓁却还是非常谨慎地先把自己藏了起来。

    她在半山腰的土地庙里,时睡时醒的一直熬到天色发白,山下村庄里的大火才总算彻底熄灭。

    孟蓁转身离开。

    她先是找了一条小溪,洗脸漱口,顺带清洗自己染血的衣衫。

    接下来,她要去找那三个漏网的流民,以及与孟族长一家狼狈为奸的那个王掌柜,这几人全都待在县城,她不能穿着带血的衣服进城引人怀疑。

    把外衫和靴子洗净,在等待外衫晾干的过程里,孟蓁穿着表层潮湿、内里干爽的羊皮靴子,在山上找了几个野鸡蛋、几个野生甜瓜以及一兜野李子。

    野生甜瓜果肉细腻、口感清甜,野李子外青里红、酸甜可口,孟蓁洗了洗就直接吃掉了,野鸡蛋因为没有火折子,点不了火煮熟食用,孟蓁索性也给洗洗就敲开吃了。

    生的野鸡蛋有股不太明显的蛋腥味儿,孟蓁喝完蛋液,忙又摘了十几颗熟透的野樱桃塞进口中。

    这东西虽然小小一个并不顶饿,但味道却是极好的。

    已经好几天没有正经吃过东西,又一直来回奔波、潜伏杀人的孟蓁,此时在空无一人的山林里,倒是难得吃了顿饱饭。

    等到外衫和靴子表层被山风吹干,孟蓁也已经准备好了想要随身携带的东西——搬运尸体时顺便从流民们屋子里搜刮出来的那些金银、她在山上摘到的一兜甜瓜和李子,以及她一直带在身边的她的匕首和佩剑。

    踩着荒草下了山,孟蓁沿着这个废弃村庄与宁海县县城之间的那条土路,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县城的方向前进。

    她从上午一直走到中午,途中还停下来埋了一次随身携带的那些金银。

    进城后,孟蓁第一时间去了县城某条她以前从未涉足过的特殊街道。

    这条街上分布着大大小小十几家秦楼楚馆,孟蓁不知道那三个流民到底去了哪家,于是就只能守在街口,等着他们自己冒头儿。

    她在正好儿能够看到街口的一家小客栈里租了间房,然后就开始守着窗户观察过往行人。

    功夫不负苦心人,在她入住这家客栈的第三天上午,她总算等来了自己的目标人物。

    孟蓁下楼结账,跟着这三人一起出城,然后在他们赶回那个村庄之后,干脆利落将他们一一斩杀。

    杀完人,孟蓁把这三人的尸首也送去了那个焚尸的大坑,让他们死后也能跟自己的同伙儿长长久久。

    “还剩最后一个。”抹掉不小心溅到脸上的一滴血液,孟蓁连夜动身,返回县城。

    此时她的身体已经非常疲惫,但她的精神却亢奋的十分反常。

    摸黑儿走在月色已经渐渐转向暗淡的寂静夜晚,孟蓁脑海里全部都是自己温文儒雅却又不失精明的父亲,以及自己看着端庄、实则顽皮的母亲。

    她在孟家度过的八年时间,孟庆泽和乌氏待她如珠如宝。

    她爱习武,孟庆泽就遍寻宁海县,为她找来有着真本事的武功师傅。

    她想学做生意,饶是她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乌氏却还是数年如一日的对她耐心教导。

    她爱吃自家做的酸菜、腌菜、豆腐、杀猪菜,乌氏就年年领着家里下人给她做这些吃。

    她不喜欢软趴趴的毛笔,不爱写繁体字,孟庆泽就天天哄着她,以各种她想要的东西为“诱饵”,引着她每天读书习字。

    她心血来潮想学琴,学了两个月又喜新厌旧的想要学围棋,孟庆泽和乌氏就又巴巴的为她去找围棋师傅。

    诸如此类的温馨小事,孟蓁随便回忆一下就能忆起许许多多。

    更别说她爹一介书生、一介商人,又是花费了多少心血、付出了多少代价、向多少人做出过妥协、忍受过多少刁难和欺辱,才能在之前的乱世当中保全家人,让她平安喜乐的由一个黄毛丫头成长为一个半大少女。

    这般世间难寻的好父亲、好母亲,她多想能够一直陪着他们、守着他们,可这世上偏偏就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总想把自己的荣华富贵建立在别人的鲜血和性命之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