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赐福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不太好惹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他们的这个流民团伙里,她唯一的依靠就是她表兄,偏她表兄在他们的这个流民团伙里并不是拳头最硬、说话最响的那个。

    他虽然把这女子带进了自己所在的流民队伍,但这女子却还是要靠自己的双手换取食物。

    而当这个流民团伙的一把手看中了她,想要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之一,她的那位表兄更是连忙把她双手奉上。

    这女子不愿意,不甘心,可太多的前车之鉴却让她根本不敢反抗。

    她不想被送去卖钱,也不想被赶出队伍自生自灭,更加不想被饿疯了的流民当成食物。

    自以为忍辱负重的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偶然在这片林子遇见了长相俊秀、眼神干净的阿慎。

    打从看见阿慎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愈加无法忍受那个在她看来粗鲁凶残、不修边幅的“老”男人。

    虽然阿慎拒绝了她的暗送秋波,但她却非常执拗的想要打动阿慎,这也是为什么她会接连几天都来这里给阿慎送饭。

    只是她毕竟身在流民团伙内部,身边的无数双眼睛,总有一双两双会偶尔看到她偷藏食物。

    在眼下这个“食物=性命”的动荡时期,她的这一举动很快就被上报给了流民队伍的一把手,也就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那个男人可没耐心玩儿什么守株待兔、人赃并获的把戏,他直接就把这女子叫过去一顿拳打脚踢。

    这女子也是个软骨头,挨了几下之后,她就自己把干粮的去处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当然,她并没有把自己对阿慎的小心思也和盘托出。

    她不傻,接济一个快要饿死的可怜少年或许要挨打,但她绝对不会有性命之忧。

    可如果那个男人知道她动了背叛的心思,想要在他头顶种草,那他绝对会让她生不如死。

    当然,她的这点儿小心思也只能在那个男人没有看到阿慎的时候发挥作用了。

    任何一个看到阿慎那张脸的男人,恐怕都很难相信自己的女人对他示好,完全只是出于同情。

    此时那个管着两百多号流民的凶悍男人,可不就是以自己的野性直觉,察觉到了那女子对阿慎的异样情思。

    他对阿慎动了杀心,一心只想洗刷阿慎带给他的不堪和屈辱。

    然而就在他手持长刀朝着阿慎砍来的那个瞬间,阿慎却被匆匆赶来的孟蓁一把扯开。

    她把阿慎藏到自己身后,然后又把随身携带的一只小钱袋朝着那个一脸凶相的流民扔了过去,“这位大哥,这里面是二两银子又三十五个铜板,已经是我和我哥的全部家底儿了。这些钱我们用来赔偿您的那些黑面馒头,还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

    阿慎一只手都已经摸上了怀里的那柄匕首,身体却被孟蓁拽的只能向后。

    他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站在他眼前的这个小个子姑娘,力气居然比一般的成年男子还大。

    那个自觉头顶已经长满青草的流民哪里会就此罢休,他把钱袋揣进怀里,长刀却依然不依不饶的朝着孟蓁和阿慎砍了过来。

    孟蓁拉着阿慎不停躲闪,“我说你这人,你怎么一言不合就杀人呢?就算那位姐姐看我们可怜,给了我们几个黑面馒头,我们也不是就非死不可吧?更何况我都赔你银子了。”

    阿慎用力盯着孟蓁的后背,似乎是想以自己的灼热视线给孟蓁烧出一个窟窿。

    他就想不明白了,这姑娘看上去明明也是见过血的,怎么此时却天真成了这么一副模样?

    他哪里知道,孟蓁虽然见过血、杀过人,但她杀的却都是害死她爹她娘的刽子手。

    至于这些因为阿慎拿了人家的粮食而找上门跟他算账的流民,孟蓁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其实是有那么一丢丢理亏和心虚的。

    自己这边理亏在前,孟蓁当然会最先想着和平解决,而不是直接对着来要债的这些流民痛下杀手。

    然而那个自觉头顶已经长满青草的流民却是根本听不进去孟蓁的好言好语,因为砍了几次都没能砍到人,那个流民一怒之下,索性对着自己的那些小弟招了下手,“一起上!给我把这小兔崽子砍成肉酱!”

    和他一起过来的十七八个流民听了这话,立刻手持武器朝着孟蓁和阿慎不断逼近。

    其中一个身材瘦小、右边眉梢处长了一颗大痦子的男人,一边朝着孟蓁和阿慎这边小跑,一边还不忘向为首的流民头子建议道:“老大,砍了他们,他们最多也就痛苦这一小会儿。要我说,咱们不如干脆抓了活口儿卖去那种地方,这样您更解气,兄弟们也能跟着您多喝点儿酒、多吃点儿肉。”

    “那就抓活的!”那个流民头子当机立断——比起杀人,他还是更喜欢把那些胆敢惹他不高兴的家伙打落到烂泥潭里,让他们每天都过得痛不欲生。

    这两人自以为胜券在握,所以说话的时候半点儿都没有避人的意思。

    孟蓁听在耳里,心里不由就生出一股怒火。

    她把阿慎推到自己身后,然后快速抽出了她一直背在身后的一根...棍子?

    在众人的注视下,孟蓁扯了一下她系的活扣,之前缠着那根棍状物体的破布很快被她抖落在地。

    随着布条的不断坠.落,孟蓁手里的棍状物体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

    “是剑!”建议自家老大抓活口儿的那个流民惊呼一声,“老大,这小娘们儿怕是不太好惹。”

    长期刀口舔血的生活,让他们对于危险有种出于本能的敏锐感知。

    手握长剑的孟蓁,气势与她之前表现出来的大相径庭,被她用剑指着,那些流民控制不住的汗毛倒竖。

    流民头子脚步微顿,但很快他就想到了要怎么对付孟蓁和阿慎,“你们几个跟我一起对付这小娘皮,瘦猴儿和老郭去把那个小白脸儿给我绑了!”

    自以为找到了孟蓁弱点的流民头子一边说着,一边就朝孟蓁冲了过去。

    他虽然没有练过武,但却在与人拼杀的过程中渐渐培养出了自己的战斗直觉,如果不是孟蓁确实身手极好,这流民头子搞不好还真能拖住她一段时间。

    然而他错就错在,过度低估了孟蓁的真实武力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