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赐福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还没死心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阿慎,阿慎...”

    “你干嘛一直跟着我啊?”阿慎实在受不了孟蓁这给他叫魂儿一样的做派了,他一脸无奈的停下脚步,“你应该也有自己想去的地方吧?”

    孟蓁一脸无辜的眨了下眼,“可现在是晚上呀。就算有想去的地方,我也不可能连夜赶路不是吗?”

    阿慎长长叹了口气,“那你就自己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猫着,不要再跟着我了。”

    孟蓁摇摇头,“不行的,你现在很危险,我必须跟着保护你一段时间。”

    阿慎都想揪自己头发了,“我不用你保护!”

    孟蓁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那要不...你就当我们是正好顺路?”

    阿慎气得都不想跟她说话了,“我说你咋就这么难缠呢!”

    孟蓁好脾气的微微笑。

    阿慎蹲在地上,一副破罐子破摔的丧气模样,“你不要以为我救你一次我就是好人了,我这人其实凉薄的很。你看之前给我送馒头的那个厨娘,她给我送东西我来者不拒,可她挨了打,我还不是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孟蓁嗯了一声。

    阿慎气结,“你嗯什么嗯?听懂了你倒是赶紧自己走人啊!”

    “我不能走。”孟蓁看着他,虽然因为光线太暗,她只能看出一个大概轮廓,“而且我也不觉得你哪里凉薄。”

    她没说的是,比起“凉薄”这个词,她反而觉得“无所谓”这三个字更能准确描述这少年。

    别人怎么评价他他无所谓,活的是好是坏他无所谓,甚至就连接下来去往哪里、要做什么,他也全不在意。

    交浅不宜言深,孟蓁不会去打探阿慎的过往经历,但她却也不会就这么放着自己的救命恩人不管。

    说是同情也好,说是报恩也罢,反正孟蓁就是想要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这个少年,这世上还有人在意他、关心他,希望他平安喜乐、吃饱穿暖。

    “走累了吧?这个给你。”追着少年走了约么十多里路,孟蓁原就虚弱的身体此时分外疲惫,她走到少年身边,笑眯眯递了一个野生甜瓜过去。

    少年看着她,浅淡月色把少女的眉眼映照出了几分柔光,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接过了少女递来的那个甜瓜。

    少女的笑容瞬间灿烂起来,她从随身的包裹里面,掏出了十多个新鲜野鸡蛋,也不知她是怎么保存的,这些野鸡蛋居然没有因为颠簸而碎裂。

    “没有锅,只能烤着吃了。”少女一边说着,一边掏出火折子吹了几下。

    在她身边,有一小堆她顺手捡来的枯枝落叶。

    她用那些枯枝落叶把野鸡蛋烤熟,“吃吧,这可是难得的好东西呢。”

    阿慎一声不吭的接过鸡蛋,剥皮之后却没有自己先吃,他用干净的大树叶子托着那个热乎乎、香喷喷的无壳野鸡蛋,“你先吃。”

    看着递到自己眼前的那枚无壳野鸡蛋,孟蓁放弃了自己剥皮,她把剩下的一堆野鸡蛋全都推到阿慎面前,“那你自己再剥几个。”

    阿慎没理她,伸手拿了一个野鸡蛋,慢慢在那剥皮。

    孟蓁也不生气,吃完一个野鸡蛋,孟蓁就又拿了一个野生甜瓜去溪水旁边认真清洗。

    等她洗好甜瓜,阿慎居然又不声不响递了一枚已经剥好的喷香野鸡蛋给她。

    孟蓁笑眯了眼,她一手甜瓜,一手鸡蛋,吃的一脸幸福、一脸满足。

    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等到把孟蓁摘到的野果全都吃完,野鸡蛋也吃掉一半,两人这才熄了火堆,继续向前。

    一直走到天色发白,孟蓁和阿慎才总算走出了那伙流民的活动范围。

    他们在溪水旁边略作休息,然后又一起分食了剩下的几个熟野鸡蛋。

    “再走一会儿吧,这里有干净水源,等会儿怕是会有其他流民过来取水。”吃完东西,阿慎说了这么一句。

    孟蓁眸光大亮。

    虽然阿慎一脸别扭,但他言下之意,分明是已经不再排斥孟蓁这条他无法甩脱的小尾巴。

    孟蓁取了水,两人赶在太阳升起之前,相偕离开了小溪旁边。

    ***

    “阿慎,这个好吃,你快试试。”

    “烤蘑菇?”阿慎一脸怀疑的盯着孟蓁手上的那串新鲜蘑菇。

    孟蓁笑眯眯的,“嗯嗯,你试试。”

    想到她这些天弄来的五花八门的食物,阿慎半信半疑接过了她烤好的一串蘑菇。

    他试探着咬下一片蘑菇,谨慎地嚼了两下。

    看到他眼眸微微睁大,孟蓁笑得一脸狡黠,“是不是比之前的那些野菜都要好吃?”

    阿慎微微颔首,“确实好吃很多。”

    和孟蓁在一起的这六天时间,孟蓁给他找来了各种野菜、野果,以及若干野鸡蛋、野鸭蛋、鸟蛋吃。

    野果和蛋类的味道都很不错,但野菜的味道却基本都是略微带了些苦味或者涩味的。

    今天他们之所以能有蘑菇换换口味,是因为昨天千华山下了一场大雨。

    三两口吃掉手里那串被孟蓁撕成一片一片的新鲜蘑菇,阿慎犹豫着,问了头也不抬,正忙着烤其他蘑菇串的孟蓁一句,“接下来你还要继续跟着我吗?”

    孟蓁抬起头,眉眼弯弯的笑着回了一句,“我想带你去宁海县。”

    虽然阿慎说的是孟蓁跟着他,但事实却是,这几天一直都是孟蓁在决定他们的前进方向。

    倒不是阿慎不想掌握主导权,而是他没那个本事在山上找到食物和干净水源。

    “我不是说了不跟你一起回去吗?你怎么还没有死心啊。”阿慎被她的这股执拗劲儿搞得饭都吃不下去了,他捏着一个野李子,一脸无奈的瞪着比狗皮膏药还要黏人的孟蓁。

    孟蓁笑容不改,“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办呢?朝廷的军队都已经开始剿匪了,那些流民很快也会被朝廷分开安置,到时候你还能藏去哪里?”

    两人在山里一起度过的这些日子,阿慎充分展现了自己作为富家少爷的无知和无能。

    他不认识野菜,不认识桃李杏瓜等常见水果之外的其他水果,也没见过乡下孩子最是喜爱的那些野生浆果。

    他还不会爬树,不会寻找水源和山洞,不会判断未来天气,不会观察动物脚印。

    不像孟蓁,这姑娘进了山林之后,就好像突然觉醒了什么奇怪技能似的,在阿慎眼里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吃的大片荒山,对她来说却仿佛就是自家后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