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猫咪被迫踏上修仙之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杀伤力不大,侮辱性极强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修仙界,万仙盟总坛,新雪初停正黄昏。

    论武场上,盟旗在风中懒懒地摇摆,御灵宗首徒容慕与轩辕门少门主谢冉正为争夺万仙盟盟主之位打得火热。

    看台高处,大魏长公主林望歌身着一袭繁复华贵的鹅黄色锦缎宫装,端坐于盘龙椅上,一双水瞳一眨不眨地望向论武场,因为皮肤过白,在阳光下,整个人显得有些病态。

    眼看着谢冉就要赢得胜利,林望歌有些坐不住了,连忙挨近站在身边的贴身护卫,低声道:“宋伯,前些日子,我要你送去魔界的书信,你可确定送到了?”

    宋伯俯下身点头:“公主放心,老朽是亲自将信封交到少将军手上的。”

    “阿念她怎么说?”

    “少将军她……”宋伯回忆了一下苏念看到那封要她在仙盟大会上打败谢冉,再故意输给名不见经传的六爻阁弟子寂星河的魔尊密令后极度暴躁,破口大骂的模样,顿了顿,开口道,“很是激动,为了这场比武,还特意松了松筋骨。”

    林望歌点了点头:“她能答应,便是好的。”

    此时,论武场上,谢冉已经将容慕打败。

    负责监理的青冥道长例行公事地高声道:“在场诸位,可还有想要挑战者,若有,可自动站上论武场中央。若无人应战,轩辕门谢冉便是四大仙门公认的万仙盟新盟主。”

    “三——”

    “二——”

    “我来挑战他。”

    平静如水的声音徐徐而来,由远及近,论武场上微风漫卷,积雪轻扬,有一人踏剑而出,玄衣窄袖,长发高束,惊艳绝伦。

    她是常年女扮男装,与四大仙门交手从无败绩的魔界少将军苏念。

    修仙界与魔界积怨颇深,这几年除魔卫道的口号更是喊得震天响,在场众人虽然鲜少上过战场,但在万仙盟中,也都是纸上谈兵一等一的高手,对于魔界少将军苏念的面容与事迹并不陌生。

    一个手执羽扇的御灵宗女弟子偷偷掩面赞叹:“真的好帅啊!”

    身边的同门小声提醒:“想什么呢,那可是大乘期圆满的魔头,是咱们四大仙门的死敌!”

    女弟子摇了摇扇子,无比惋惜道:“真是可惜了这副好皮囊,也不知他突然来我们修仙界做什么?”

    同门思量片刻:“许是想迎娶公主,圣旨上不是明明白白写着嘛,这次仙盟大会选出来的万仙盟盟主会与皇室联姻。”

    女弟子不服气地说:“哼,那公主有什么好的,不就是长着自己母亲是个魔修,身上才有点儿政治联姻的价值嘛,瞧上去就一副体弱多病活不起的模样,谁娶谁倒霉啊。”

    一道凌厉的剑气划过女弟子的耳畔,干净利落地斩断了她一绺头发。

    “日后再提到公主,说话客气些。”

    苏念冷嗤一声,自顾走到论武场边的休息区,倒了杯茶,一饮而尽,双眸漫不经心扫过众人,场下顿时寒蝉若禁。

    青冥长老顶着凝重的气氛,期期艾艾上前询问:“不知少将军此番来我万仙盟,有何贵干?”

    “你觉得呢?”苏念反问。

    本将军砸场子,还需要理由?

    苏念睨了一眼被吓成鹌鹑模样的青冥道长,心里暗笑,没再理会,转而看向谢冉,露出一个极为蔑视的神情:“你打是不打?”

    虽然按照计划,打败谢冉后就要故意输掉比赛了,但是嚣张的气势绝不能丢。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刚刚连赢三局的谢冉意气风发,应下挑战:“愿与阁下一战。”

    苏念打量着眼前人,白衣墨发,剑眉星目,气质清贵,不愧是修仙界百年一遇的天才少年,只可惜,入不了林望歌的眼。

    擂鼓声过,比武开始。

    苏念立于风中,不曾移步,轻轻抬手,几道剑光倏然而至。谢冉如游鱼一般灵活避开了迎面而来的凌厉剑气,化守为攻。几招过后,苏念也不得不承认,谢冉确实能力出众。

    只不过,在风平浪静的轩辕门内修行的对敌之术又怎么能跟戎马多年积累出来的实战经验相提并论呢。

    半盏茶后,谢冉渐渐败下阵来。

    胜券在握的苏念正在琢磨怎样滴水不漏地输掉下一场比赛,谁料脸上已经挂彩的谢冉越挫越勇,找准时机,提剑向她刺来。

    苏念回神,闪身躲过,反手打了他一掌,却使不出半分力道。

    难道是恃强凌弱,遭天谴了?

    苏念自信满满的笑容一僵,再次催动灵力,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栽了下去。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当真输得毫不做作。

    场外的仙门弟子目瞪口呆,随即爆发出一阵欢呼。

    耳畔风声烈烈,在彻底昏迷之前,苏念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完了,这回该被修仙界那群菜鸡嘲讽好多年了,她恨!

    “啪嗒。”

    苏念翻了个身,从床上掉了下去。

    她手脚并用,有些狼狈从地上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尘,眯着眼睛轻哼,一声软绵绵的猫叫传入她的耳中。

    苏念的表情僵了僵,确定自己没有幻听后,慢慢地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毛茸茸的小短腿儿,傻傻地举起自己的小爪子,用左爪碰了碰自己右爪上嫩嫩的肉垫,难以置信地眨眨眼。

    不是吧?她居然变回原形了!

    魔界成员主要有五类,除去继承了上古魔神之力的魔尊家族、天生天养的上古凶兽,还有常年居于地下黄泉的鬼族、剩下的一类是魔修,一类是妖族。

    魔修顾名思义就是那些选择入魔的仙门修者;而妖族多为早慧灵兽,靠吸收灵力,炼化内丹,修成魔道。

    苏念是一只狸花猫妖,照理说,只要结丹期一过,就不会轻易现出原形了,如今这般,定然是灵力尽失所致。

    她这是遭人暗算,输掉后被抓起来了?

    苏念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好生思考,目光渐渐向四周环视。

    这是一间破旧的砖瓦房,凸凹不平的地面,晦暗潮湿的墙壁,墙角的床上推着一坨摊开的被子。

    这落魄的环境,应该就是万仙盟的牢房了。

    苏念很笃定。

    再仔细瞧瞧,她的左侧是一方歪斜的木桌,桌上摆着一盏生锈的烛台,几块石头充当了椅子,右侧则是个黑漆漆的烧碳炉,炉中横七竖八散落着几块尚未燃尽的木炭。一抬头,面前高处,有一扇糊着纸浆却依然有些漏风的破窗户,似乎有点儿力气便能撞开。

    这个牢房的守卫并不森严,苏念当机立断,磨了磨爪子,暗自蓄力,无声无息地跳上了窗台。

    夜凉如水,山云寂寂,借着月光,小猫咪迎面对上了一双红色的眼,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凌厉的眼神,强壮的身体,细长的尾巴,是一只灰毛老鼠!

    是的,天不怕,地不怕的魔界少将军怕老鼠,因为她小时候被住在隔壁的老鼠精咬过。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对于老鼠来说也是一样的。

    苏念打了个寒颤,慌慌张张跳下窗台,飞速缩进一个安全的角落里,哆嗦着向四周张望。

    怪不得牢房门口不设守卫,万仙盟的修士们显然掌握了她怕老鼠的弱点,一定是魔界那边泄露了机密。修仙之人向来狡诈,没准儿这牢房外还设有结界,她现在没有灵力,想来一时半会儿很难脱身了。

    苏念感觉很挫败,也不知道自己失踪的消息有没有传回魔界,如果可以的话,她需要一张传音符箓来联系魔尊。不过现在,她最应该做的,就是恢复人形。

    身为一个行动派,苏念当下就试着凝神聚气,结果,更挫败的事情发生了。

    肠胃的烧灼感愈演愈烈,让她浑身乏力,头晕目眩,根本无法专心修行。

    果然,失去了灵力,就无法逃脱被饥饿支配的恐惧。

    苏念很想四处转转,摸清地形的同时顺便找找吃的,但一想到有可能会再度碰见灰毛老鼠,她果断收回脚步,放弃了自食其力的想法,坐在原地,敌不动,我亦不动。

    直到,一阵寒风呼啸而过,吹得窗户频频震动,屋子角落的床上,一个男人从那坨被子里爬了出来,眯着眼温声道:“小狸花,怎么下床了?”

    苏念一惊,这是狱友?

    小猫咪偷偷从角落里探出了圆圆的脑袋,打量着来人。

    他似乎有些畏寒,穿着厚重的粗布棉衣,裹得好不严实,却丝毫也不臃肿,可见身材不错,是肩宽腿长的类型。

    他的五官线条比常人更加锋利些,白皙光洁的脸庞在月色之下透着几分冷峻,一双浓眉带着些许野性,一双眼又如朝露般澄澈,明明一副漫不经心的困倦模样,却清贵而不轻佻。

    苏念的猫尾巴不受控制地摇了起来。

    不对,她魔界少将军的“恶名”在修仙界人尽皆知,万仙盟不可能随随便便将她跟旁人关在同一处牢房里,这人出现得很是蹊跷。他一定是想等她饿到前胸贴后背之际,装成良心发现的模样过来投喂,好让她心生感激,借此满足他的某种要求。

    男人走过来了,他伸手一把揪住了小猫咪命运的后脖颈,将她捞进怀里。

    苏念心里渐渐提高了对眼前人的警惕,但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懵懂无知,人畜无害的模样,静静地等待这个男人的下一步举动。

    结果,男人揉了猫咪两把,又有些嫌弃地丢开。

    苏念心思一紧,居然对本将军的卖萌无动于衷,看样子是个高手。

    过了一会儿,男人扯出一方帕子,沾了些水,仔细替小猫咪将身上的灰尘擦拭干净,原本有些脏兮兮的狸花猫就恢复了可爱团子的模样。

    “这样干净多了。”男人满意地揽着她躺回床上,合上双眼,心满意足地自言自语,“果然把你捡回来是有道理的,这鬼天气,真是太冷了,还是抱着你睡觉比较暖和。”

    片刻茫然后,小猫咪勃然大怒。

    我,苏念,修仙界的梦魇,魔界战无不胜的传奇,你是哪棵小白菜,居然当本将军是暖手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