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猫咪被迫踏上修仙之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七章 靠打盹打出来的经验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王欢的直球操作成功惹哭了小女孩温黎,极品圣父洛景川和他的小跟班阿涂连忙凑上前哄她,对上了王欢那一脸茫然的神情,却只能是敢怒不敢言,最后还是林望歌在关键时候站了出来,开口解围,转移话题:“或许,我们还是得先想办法离开这里。”

    “你有什么办法?”在一旁站了好久的李牧抱着梦貘淡淡问道。

    林望歌指了指他怀里的的梦貘:“眼下,就它对九华堂幻境最熟悉了,不是吗?”

    意外被点名的梦貘缩了缩脑袋,连忙表示:“我也是新来的啊,第一次来山里生活,之前一直住在九华堂总坛后方的青青草原上。”

    行吧,问它也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王欢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兀自开口:“你跟你的几个小伙伴既然是一起被送进来的,为什么它们的脑袋被控制了,你却安然无恙?”

    虽然说,气运之子这种东西,在修仙界也屡见不鲜,可是王欢总觉得眼前这只梦貘并不曾拥有逆天的好运,它能躲过蛊虫的控制,一定是发生了一些大家不知道的事情。

    苏念也是这样认为的,当即对着梦貘目露凶光,威胁道:快给本将军老实交代。

    梦貘原本就因着王欢之前剖开自己同伴脑子的疯狂举动而对他忌惮万分,再瞧见苏念撇来的眼神,当即心跳加快,死死缩在李牧的怀中,大气都不敢喘。

    养猫养久了的王欢,似乎也掌握了一些动物的微表情,竟然破天荒地抬起手摸了摸梦貘的脑袋:“你放心,我们现在是盟友,你将前因后果告知于我,我自会保证你的安全,带你平安离开。”

    哼,居然当着本将军的面也敢哄别的灵兽!苏念撇了撇嘴,赌气地转过头去。

    一心探查情报的王欢并未注意到这些细节,他对着梦貘绽放出一个如冬日午后暖阳一般的和煦笑容:“要不要合作?”

    梦貘成功被他蛊惑了,思考了好一会儿,慢慢回忆道:“其实这个九华堂幻境已经用了很多年了,此前一直由植物系的精怪在这里镇守,可是到了这一次,似乎是植物系精怪的修为已经大有所成,掌门担心会太出意外,就在幻境中重新开辟了一个新空间,把我还有我的几个小弟送了进来。”

    合着走了这么久,原来就是走了幻境中的一个副本?那这个原本的幻境空间到底在哪儿呢?苏念有些震惊。

    梦貘继续道:“我们进来之后,就按照掌门的吩咐在四下布置好梦魇术的陷阱,等你们上钩了,这段时间里,我并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看来九华堂幻境中存在着两个空间,那些满霜楼的刺客应该是从另一个空间进入才没有被早就守在山上的梦貘和修士们察觉,可他们为什么能轻而易举地进入呢?

    苏念歪着脑袋想不明白。

    王欢此时开口问道:“这几日你可是一直同你的兄弟们在一起?”

    “那倒没有。”梦貘摇了摇头,有些惭愧道,“我们几个本来就商量着分开设下陷阱,将你们逐个击破,没想到,你们太强了。”

    这就说得通了,因为被分开所以就在那些潜入山中偷偷替换掉修士们的刺客有的是机会给落单的梦貘投毒,这一只恐怕是因为智商一直在线,还跟山里的妖怪们达成一片,故而让那些刺客不敢贸然行动,才躲过一劫。

    王欢沉默了半天,在内心思考着前因后果。梦貘见他不说话,以为他在怀疑自己,暗中憋大招呢,连忙主动解释,更加坦诚地交代道:“我之前就听说会有一个考生带了灵兽来参加考试,所以想着吃掉灵兽内丹可以助益修行,进入幻境这些日子一直都在忙于结交山精妖怪,商量狩猎计划,跟他们同吃同住,你若不信,随便抓一只回来,都可以替我作证。”

    吃我?怎么敢的啊!苏念对梦貘投来了看傻子的表情。

    王欢也被梦貘的说辞逗笑了,转而拍了拍它的脑袋说:“作为盟友,我自然是信你的。”

    它都想吃掉你的宝贝猫咪了,你还摸它,你不许摸!苏念四条腿紧紧抱住王欢的手臂不撒开,不让王欢再有机会靠近梦貘。

    不过,好在具体状况大家都了解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寻通往幻境中另一个空间的密道。

    由于考场中没有任何便利的通讯设备和指路设备,所以王欢等人只能靠着地图一点一点地搜山,夜色渐浓,李牧紧紧抱着梦貘走在最前头带路,阿涂跟在他身侧,一手举着火把照明,一手被洛景川紧紧抱着,紧随其后的是宛如连体婴的林望歌和温黎,众人无一不紧绷着神经,不敢有丝毫懈怠。唯独王欢,一点儿都不像个人,他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冷夜中显得十分舒适,抱着猫慢悠悠地跟着队伍负责断后,还是因为照顾道苏念有些怕黑,才没有跟大部队拉开太远的距离。

    在找了许久都找不到机关暗门之后,王欢看了看四周,打了个哈欠,太高了一点儿声音:“不如,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

    做人嘛,只要想休息,总是有无数理由的,更何况,睡觉和洗澡是王欢生活中最重要的两件大事。

    又休息?苏念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众人此刻一个个的都有些力竭,只不过是因为害怕周遭的危险,才不敢停下脚步,不过他们中唯一的大佬都发话了,几个人也就没有反对。

    大家在一块地势较高的空地上升起篝火,不时有夜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带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并不能说难闻,但会让人不舒服。

    所以王欢没有第一时间靠着棵大树躺下,而是在空地四周溜达了一圈,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一棵长得平平无奇,但是四周很干净的杨树吸引了。

    他带着苏念一起走了过去,抬起手摸了摸杨树的枝干,扭头问道:“小狸花,你有没有觉得那里有点儿奇怪?”

    不等苏念仔细观察,做出回应,他就迫不及待地给出了答案:“你看这棵树,长得不算矮,枝干粗壮,树叶茂密,却格外干净,鸟雀虫蛇都不在此安家,你说,它这上面会不会有机关存在?”

    联想能力还挺丰富,看来是总在槐树下打盹,打出经验来了。苏念并未将王欢的猜测放在心上,打趣地想了想。

    还没等她想完,王欢就蓄力将自己的灵力输送到这棵树中。

    苏念皱紧了眉头:荒山野岭,危机四伏,浪费灵力,简直就是作死。

    随后……她的嘴巴渐渐不受控制地长大。

    随着灵力的不断增加,树干渐渐地变得粗壮无比,紧接着裂开一道闪着白光的缝隙,是一个结界之门!

    王欢叫来下巴逐渐脱臼的众人,先后通过了那道结界。

    结界后面是一个看上去已经荒废许久的村庄,最外围的平房已经荒废,原本光洁的白墙在经受过岁月的侵蚀后开始发黑,满是霉斑,屋檐下遍布蜘蛛网,破烂漏风的窗户不时会因为呼呼的风声发出响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