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猫咪被迫踏上修仙之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一章 躺赢可以收获真正的快乐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苏念没看懂王欢这波操作,这也太能屈能伸了吧,难不成他被褚云卿给魂穿了?

    陆仲远收敛了杀气,苍老的脸上,绽出一个笑容,皱纹都纷纷堆在了一块儿:“王公子果然爽快,既然你愿意加入我们,来人。”

    陆仲远说着,伸出一只手来,他的手下面面相觑后,一个穿着褐色农装的男子站了出来,将满霜楼的令牌放到陆仲远手上,乖巧道:“楼主,给。”

    陆仲远看了一眼手上的令牌,狠狠敲了一下他属下的脑袋:“傻哔——,跟了老子这么久,还看不懂手势,你还想不想干了?”

    那挨打的手下这才反应过来,慌忙将一瓶丹药递给陆仲远:“楼主息怒,我还以为这位公子来头太大,您会区别对待呢。”

    “区别你妹!”陆仲远吹胡子瞪眼,“加入满霜楼,就必须服下凝血丹,人人平等,懂不懂?”

    没想到这满霜楼楼主岁数不小了,内心却还住着一个暴躁老哥。

    “懂懂懂。”手下一面应承着,一面灰溜溜地退到一边。

    凝血丹是来自东南巫族的一种毒药,服下之后在短时间内会增进功力,但是时间一长,如果不服用解药,两个月后就会经脉逆行,气血凝滞,最后在走火入魔的癫狂中死去。

    陆仲远将凝血丹递到王欢面前:“沈公子,既然合作,总得让我们看到些诚意吧。”

    “哦。”王欢应了一声,接过凝血丹,打量了一会儿,又看了看苏念。

    苏念察觉道他试探的目光,忍不住后退两步:不是吧,你不会丧心病狂到想要本将军替你吃毒药吧!

    其实王欢正在一边思考该说什么,一边小心地判断着从这里逃脱的难度。满霜楼的这几个其实不难对付,可背后的树妖就难说了,如果不将其彻底除去,那长乐村中那几个妖化的考生就没得救了,可是它的根到底在何处呢?难不成是被满霜楼的人保管起来了?另外四大仙门那伙人什么时候才能过来呢?他可不像让那些个各怀鬼胎的长老们撞见他动手的样子,他还想当一条躺赢的咸鱼呢。

    就这样,王欢的脑筋飞速转了很多圈,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但很显然,陆仲远已经等不及了。

    陆仲远也注意到了王欢的目光,大大方方地从瓶中又取出一颗凝血丹:“要不,沈公子,您二位一人一颗?”

    要不要这么恶毒啊!本将军才不要吃毒药!有福可以同享,但有药同吃就大可不必了。

    苏念一边警惕地瞧着二人,一边加快了自己运作灵力疗伤的速度,计算着如何打败这群满霜楼的杀手以及背后那个恢复能力无比迅速的藤花树妖。

    好在王欢片刻后就勾了勾唇角,将自己手中那颗凝血丹服下,随后推拒道:“你们要招揽的本就是我,不必在灵兽身上浪费丹药。”

    苏念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还好,还好他还算有良心。

    陆仲远并不清楚苏念就是那个在渔阳城大牢中将疬风蛊,吸引到自己身上,以一己之力完败满霜楼的绝世高人。有眼不识泰山的他,因为御灵宗是与灵兽结伴修行的门派,其门内弟子要是驯化不出高阶灵兽,是会被嘲笑是。所以对苏念的身份并,陆仲远未有过多的重视。就这样放弃了一个可以再度控制苏念的绝佳时机。

    他环顾四周后:“还请王公子跟我们移步到安全之处,我们也好商议后续的合作计划。”

    “且慢。”王欢顿住了脚步,笑了笑,“既然我都乖乖把药吃了,楼主你也该相信我了吧。”

    “那是自然。”陆仲远回应。

    “那么,楼主是不是也该满足一下我都需要呢?”王欢发问。

    陆仲远爽快开口:“沈公子有话直说。”

    “藤花树的根,在你们手里吧,把它交给我,咱们就继续谈。”王欢很直白。

    陆仲远双眼弯起,闪着精光,继而劝解道:“沈公子,这树妖也是我们的朋友,看在大家都是同一阵营,之前的恩怨要不就算了吧。”

    “不行。”王欢也交代了自己的底线,“没拿到树根,那我们的合作作废。”

    陆仲远看着王欢那狂妄的模样,冷笑着提醒:“沈公子莫不是忘了,你刚刚才服下凝血丹,这么快就反悔,真的好吗?”

    哦,这么快就撕破伪装开始企图用毒药控制他了。

    王欢两只细长有神的眼睛含着笑意,轻描淡写道:“反正我活着的欲望也不是多强烈,倘若两个月后能够顺利毒发身亡,届时自当登门拜访,跟楼主道谢。”

    死了还要登门,言外之意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

    是个狠人。苏念在内心肯定道。

    他说完转身向幻境走去。

    陆仲远呵斥道:“拦住他!”

    在场的几个杀手立马反应过来,抄起手里的刀剑就要往王欢身上指。

    王欢“啧”了一声,摇了摇头:“真急躁。”

    然后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功捻住一柄剑刃,稍稍用力,剑刃转瞬之间断裂在地,这时候,他飞身上前,一掌打在了那个失去法器的杀手的肩头,随后轻盈转身,伏地一滚,躲过了攻击,又速度飞快地夺取了另一个杀手手中的长枪不过几息时间,所有杀手手中持有的法器都被王欢打落在地,那些人和纷纷捂着伤口不敢上前。

    王欢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扛着枪,抱着猫走向陆仲远身边,将枪头对准了陆仲远的心脏:“楼主难道不来舒展一下筋骨。”

    陆仲远的功夫不弱,不过刚才他在众人混战的时候,仔细观察了王欢的招式,凌厉迅猛,让对手难以招架。

    一位手下一边捂着流血的伤口,一边高喊:“楼主当心,喂!你想要对我们楼主做什么?”

    “倒也不做什么。”王欢放下枪,看了看沈仲远,“楼主应该明白,我是真心想听你合作的。”

    确实,已王欢的修为,分分钟秒掉自己的几个手下完全不是问题,可是他没有这么做,他或许真的只是想活动活动筋骨。

    好吧,陆仲远承认,他被王欢的丧给威胁到了,行走江湖这么些年,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没有求生欲的。

    “楼主,考虑好了吗?”王欢催促道。

    陆仲远权衡利弊后,走到王欢身边,低语道:“沈公子,这树根,我自然是愿意奉上的。只不过沈盟主有所不知,这环境本就是由这树妖的灵力在支撑,一旦树妖被根除,那幻境就会坍塌。倘若你真心想要,等我们安全出了幻境,树根,我必定双手奉上。”

    深谙修仙界幻境的设计套路的王欢确定陆仲远刚刚没有说谎,可是这都该是九华堂内部机密才对,陆仲远一个凡间江湖人,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王欢点了点头,跟着陆仲远渐渐进入一个看不见尽头的山洞中。

    王欢问道:“楼主想要吩咐些什么?”

    陆仲远东瞧瞧,西看看,将周围的环境打量个遍后,这才神神秘秘地对王欢道:“沈公子对重明鸟可有耳闻?”

    “上古神兽,御灵宗的图腾,打败过犰狳。”王欢简单介绍。

    “不错。”陆仲远听罢后点了点头,“我听闻御灵宗最擅长控制灵兽,倘若沈公子可以出手控制重明鸟,让它在凡间出现,为我们的起事增加些声望,然后你成为我们的精神领袖,便是再好不过的了。”

    原来是想走炒作的路线,选人家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苏念再次对满霜楼的计策表示不屑,有本事就真刀真枪打一场,在背后耍阴谋诡计,搞小动作引导舆论,都是怂包的行径,难成大器。

    身为曾经的御灵宗少宗主最佳人选,操纵重明鸟这种事儿对王欢来说确实不难。只不过,他一想到这背后牵扯的利益关系,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你们家主人为什么自己出面?我可以替他控制重明鸟。”王欢开始讨价还价。

    “主人自有主人的考量。”陆仲远回应。

    这种如废话一般的回答说多了真的不觉得浪费力气吗?

    王欢表示很无语,但是,为了脱困,他只好虚与委蛇:“这事不难。不过,我要先拿到树根。”

    这么久了,居然还记着,真是个固执小伙子。

    不过,好歹谈成了一桩大买卖,牺牲一个树妖也算不了什么。

    陆仲远如是想着,再次摆出一个摊开手掌的姿势。

    学乖了的手下将一块布铺在地上,然后像是掏百宝箱一般,从怀中翻出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楼主,请您挑选。”

    陆仲远嫌弃地白了他一眼,一把拿住了一枚透明还在发光的灵珠,那灵珠里储存着一截树根。

    那股熟悉的草木潮气扑面而来,可以确定,这就是那藤萝树妖的一部分。

    拿到树根后,眼见合作达成,陆仲远主动提议:“不如我等这就送沈公子平安离开如何?”

    “你跟九华堂是什么关系?”王欢突然抬头,问出一个无比突兀的问题。

    “这个嘛,这是我满霜楼的机密。”陆仲远不动声色地回应了一句。

    “哦。”王欢应了一声,再一次准备罢工。

    反正他又不怕死。

    陆仲远看着他那副无赖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早知道这人不怕死,还不如把毒药省下来了,真是浪费。

    最后,为了长远利益考虑,陆仲远简单透露:“九华堂中有与我等志同道合之人。”

    “是九华堂堂主?”王欢随口问了一句。

    陆仲远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其实按照王欢的原计划,拿到树根后,他就应该干掉这几个人,然后赶会幻境中曹总一个傀儡救人,反正他本身毫不惧怕那个凝血丹。

    要知道,天资被封印的人本身就是经脉逆行的,倘若这凝血丹真的毒发,没准儿还能助他冲破封印,恢复全部灵力呢。但是,听了陆仲远这一番话,他似乎动摇了原本的想法。

    因为王叙少年时曾拜如九华堂门下修行,九华堂中能识破他身份的人确实存在。倘若九华堂真的跟满霜楼有暗中合作,企图颠覆三界,保不齐会。顺着他找到王叙,到时候一旦坐实了王叙是先太子的身份,这平静了十年的朝堂免不了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所以,王欢想假意投诚,抓出满霜楼在九华堂中安插的卧底,将这群人叛逆的念头趁早掐灭。

    想到这儿,王欢转身对沈仲远说:“既然要合作,还得劳烦楼主等人陪我演一场戏。”

    四大仙门的长老们见过。长乐村中那五个被妖化的考生后,先派人将这五人用捆仙锁限制住,连带着其余考生一起平安带出幻境后,才再次折返回来。

    当赵允执等人赶到藤萝树妖身边的时候,正好撞见王欢被一根藤蔓用力捆起来,而后甩开,被砸在地上,虚弱地喘着气,好不狼狈的模样。

    紧接着,有一根藤蔓再次用力挥出,已经变身为小猫咪的苏念也紧跟着王欢的脚步,被藤蔓重伤,摔在了王欢的怀中。

    这一幕看的林望歌几人目瞪口呆:这树妖居然这么强吗?

    然而事实上,王欢苏念这会儿正在演戏。

    她们要可以装作敌强我弱的模样,然后吸引四大仙门的长老去跟树妖斗法。这时候,再有沈仲远几个人出面,吸引几个长老的注意力,将他们顺利带出幻境去,然后王欢就混在这群人堆里偷偷摧毁树根,这样一来,既保证了众人的安全,有不会出风头。

    专心演戏的苏念摔倒在王欢身上后,一时没有站稳,一不小心就趴在了王欢的脸上。

    一人一猫之间突然升腾起一股怪异的氛围。

    苏念率先反应过来,后退蹬着王欢的嘴唇,想要站起来,结果身下突然感受到王欢一阵湿热的呼吸。

    苏念心神意乱,脚下一软,整只猫都扎进了王欢的领口里。

    王欢:……

    苏念:!

    她连滚带爬地蹬着王欢的胸膛想要退出来,结果,越着急越控制不好自己的四肢,以至于蹬了他好多脚都没能从领子里窜出来,反而越陷越深。

    苏念觉得自己的双颊逐渐火热,自己刚才的举动就活像个占了美少年便宜的臭流氓,可苍天可鉴,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时候,还是王欢伸手,一把抓住了她,将她干脆利落地从领口中解救出来,小声说:“小狸花,别蹬了,痒。”

    苏念闻言,瞬间僵住。

    莫名觉得有一股罪恶感在她心中升腾。

    她不得不伏了自己罪恶的头颅。

    好在唐宋清及时凑了过来,打破了一人一猫的尴尬:“你们没事儿吧。”

    王欢摇了摇头。

    唐宋清:“这树妖被我们暂时制服了,眼下我们要去追踪那几个歹人,你们留在这里不安全,跟在我们后面。”

    王欢认真地点点头,特意踉跄几步才跟上唐宋清的步伐。

    就在四位长老眼跨出九华堂幻境的同时,轰地一声巨响,背后的幻境瞬间坍塌。

    四个人面面相觑,背后的小跟屁虫王欢也是一脸茫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