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猫咪被迫踏上修仙之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二章 戏精们的自我修养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幻境之门后,传来一阵猛烈的震感,夹杂着藤萝树妖的嘶吼,那声音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陆、仲、远、你、骗、我!”

    听到树妖的怨怼,四大仙门的各位长老们开始在脑中回忆自己跟陆仲远是否有过交集,可惜,修仙界一直都瞧不上凡间,自然也不知道这么一个江湖人物。

    不过,也是树妖的呐喊,让长老们确信这次幻境中的小小波折都是由外人引起的,九华堂还是四大仙门中值得信赖的好伙伴。

    得益于这次四大仙门发下来的衣服都是广袖形制的,王欢一只手正偷偷藏在袖子里,运功炼化从陆仲远手中得来的树根。

    他感知得到,这树妖的灵力少说也有四百年了。

    草木修行,得靠着万中选一的机缘,还要经过五百载的苦修,方可成人。

    九华堂以医药之术冠绝三界,其幻境中的灵蕴本就极其适合草木系精怪吸收。

    这树妖天资尚可,运气也不错,倘若再老老实实修行一百年,倒是也能在三界之中有一番独特境遇,可惜,与虎谋皮,终是害人害己。

    王欢想到这些,颇为感慨,一时间有些出神,放慢了手里的速度,而树妖正是趁着他走神的档口,进行着最后的困兽之斗。

    须臾之间,一股磅礴的灵力波及到幻境之外,那些已经退至安全地带的人竟然也被强烈的震动影响到,有些站立不稳。

    为了不引人注目,王欢装作不堪重负的模样,抱着小猫咪开始蛇形走位,稳稳当当地找了个角落猫起来,随后加紧手中的力度,想要彻底摧毁树妖的灵根。

    同样为树妖境遇感到惋惜的苏念,在这时候钻进了王欢的袖子里,啊呜一口,叼住了王欢手中的树根。

    王欢一愣,将小猫咪抱到眼前,投来询问的目光,在旁人看来,刚刚才爆发一股强大了灵力,他只是在检查自己的猫咪有没有受伤罢了。

    苏念瞪着无辜的大眼睛,鼓起嘴巴,一脸懵懂地看向王欢,背后却坏心思地想着:虽然这棵树妖的原身被毁,但是它能在绝境中想到保护灵根做最后一搏,可见它是个有脑子的,倘若能收服这只树妖,为魔界所用,倒是也不亏。更何况,它出身九华堂,却甘心同凡人合作,可见九华堂对它定然有所亏欠,而且合作之后,它又被陆仲远出卖,如今肯定对凡人和修士都恨之入骨,等苏念带它回魔界,让池故渊把它治好,连思想工作都不用做,它准能效忠于魔界。

    不明所以的王欢憋了半天,通情达理地替苏念想到了一个理由:“小狸花,你想种树?”

    苏念故作被说中了的模样,开始疯狂点头:没错没错,本将军家里正好还缺一盆盆栽。

    双方之间没什么血海深仇,那树妖此前在幻境中杀掉的也都是些脑子不好使的精怪,在物竞天择的生存法则面前倒也情有可原。

    王欢如是想着,便没有对树妖痛下杀手,反正小狸花想养,就让她养呗。

    树妖耗尽全部修行,将元神转移到灵根上,此时也没有了作威作福的本领,而四大仙门的长老们则认为是陆仲远带着树妖一起逃走了,自然没有怀疑到王欢身上。

    只不过,藤萝树妖未灭,他施加在那几个倒霉的考生身上的妖法就不会散去,那些妖化的考生该如何解决还是个大问题。

    褚云卿和王欢的队友们在这时候赶到了王欢身边,褚云卿率先问候道:“王兄,你没事吧。”

    “无碍。”王欢摇了摇头,瞧了瞧褚云卿灰头土脸的模样,忍俊不禁:“这才几个时辰不见,褚兄怎么这般狼狈。”

    “说来话长。”褚云卿长叹一口气,“你走之后,我们跟黎姑娘跑了好远的路,接过那群被妖怪还是追了上来。”

    “怎么会这么快?”王欢有些疑惑。

    “大概是因为温小妹受伤了,所以血气味把他们吸引过来了吧。”洛景川支支吾吾道,察觉温黎脸色有变,连忙又补充,“其实我们几个都是文试很强,在修行方面一窍不通的,黎姑娘一路上迁就着我们,速度自然慢了不少。”

    “就是就是。”阿涂在旁边顺着他家主子的话茬继续道:“此番若非是黎姑娘和欢哥出手相助,我们定然都是凶多吉少。”

    这些人求生欲极强地展开了对王欢和苏念的吹捧,趁着王欢应付他们时候,苏念凑到了被带出幻境的梦貘身边:“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好不容易重获自由,我自然要到三界之中好好游历一番。”梦貘一脸激动地回应。

    苏念点了点头:“那祝你好运,慢走不送。”

    她本想着带梦貘回魔界的,既然它志不在此,那她也不好强求。

    梦貘自幼生在九华堂,刚刚逃离九华堂的控制,自然喜不自胜,一路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漫步欣赏着人间的夏日风光,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过分的安静。

    就在这时候,一个穿着六爻阁袍子的青年匆匆路过它身边,它还来不及看清对方的脸,就见一支冷箭“嗖”地一声射向青年的后背,青年瞬间倒地不起,梦貘这才察觉到这环境危机四伏,慌忙躲进了草丛中。

    不一会儿,几个黑衣人将青年团团围住,刚要挥刀砍下青年的头颅,反被青年缴械,一通混战后,那个青年成功将对面八个黑衣人反杀,随后蹭了蹭自己脸上的血污。

    高啊!梦貘睁大了双眼,却瞧见青年的容貌渐渐发生了变化,似乎是异形符正在逐渐失效。

    那青年正好瞧见正好奇打量自己的梦貘,冷冷笑道:“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那声音淡漠得像是万年覆雪的苍山。

    梦貘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掉头往苏念身边跑去,一边跑还一边高声道:“大佬饶命啊,我什么也不知道!”

    最终,梦貘用上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苏念身边,一把抱住了她的猫爪子:“女王陛下,救命啊!”

    苏念一脸茫然:“你这是怎么了?”

    “我刚才……”梦貘刚想把偶遇心机男的事情讲给苏念,却又怕招来杀身之祸,最后口风一变,“突然意识到,一只梦貘出门在外,很难保护好自己,还是跟在你身边比较安全。”

    “这样啊!”苏念也没多想,毕竟她觉得:一只猫出门在外,想保护好自己也很难。

    她打开了储物手环:“那你先进去待两天吧,顺便还可以帮我给小树苗浇浇水,施施肥。”

    “这就去,这就去。”梦貘一面应声,一面跳进储物空间,直到苏念把储物空间关闭,它悬着的心才算彻底放下来,而苏念则是重新趴回王欢怀中养精蓄锐。

    幻境之门彻底关闭后,众人换上了自己原来的服装,拿回了自己的随身物品,一齐来到临时搭建的休息室中,五个妖化的考生已经恢复了手脚,躺在床上,胸口起起伏伏,可是那一双双猩红的眼睛,证明他们并未脱离控制,只是因为树妖重伤,妖力被削弱,才有了喘息的时间。

    赵允执率先开口:“将诸位带到这里,就是想让诸位了解我们这次仙门考试暂时停止的前因后果,因为九华堂中的高阶妖怪作乱,伤害到了考生,为了众人的安全,我等决定取消这次考核。”

    “取消?怎么能这样!”一个考生满脸错愕。

    另一个考生激动跳脚:“就是,我们也是好好做任务的呀!凭什么呢!”

    “准备一次仙门选拔可不容易了!”还有一个考生委屈巴巴。

    众人开始了七嘴八舌的议论与抱怨,纷纷肆无忌惮地发表了自己对于考试不公正的看法。

    苏念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情不自禁地瞪大了双眼:取消考试,她不就没机会拿到织烟草了?

    就在众人怨声载道之际,唐宋清补充道:“诸位稍安勿躁,刚刚赵掌门心情激动,没有讲清楚,我们这次的仙门考试虽然到此就告一段落了。但是,各位的成绩也是有效的。在六爻阁和御灵宗幻境中进行任务的考试,我们将根据你们收集到玄玉石以及击败妖兽与魔修的情况,择优选取两位加入四大仙门,至于九华堂幻境中的十二名考生,由于情况特殊,絮另当别论。”

    “为什么只选两个人?这不公平。”有个考生表示不服。

    唐宋清淡淡笑道:“按照赛程,倘若九华堂幻境没有出问题,那么最先通过轩辕门幻境,进入九华堂幻境的那六名考生定然是遥遥领先的。如果公平竞争,你有把握超过他们?”

    确实,褚云卿那一队,无论是玄玉石收集的数量,还是完成斩妖除魔任务的速度都远超其他组别。

    被长老亲口嫌弃,那考生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默默退回人群中,其他考生也都情绪低落,没有话说。

    “那该怎么另当别论呢?”王欢的询问声在沉默的休息室中突兀响起。

    他倒也不是看重成绩的人,可是要是因为九华堂幻境取消了他进入仙门的资格,那小狸花的脸该怎么办?他又没法凭空变出织烟草来。

    由于九华堂幻境中的记忆水晶遭到破坏,长老们一直没有机会看到王欢的表现,不过他们也在其他考生口中听到了王欢的某些“丰功伟绩”,故而对他有了点儿另眼相看的意思。

    几位长老决定跟王欢单独谈谈,遂以进行天赋检测为由,将其他考生请出了休息室。

    这四人以赵允执为首,自然也是由他率先发问:“王欢,渔阳城王家村人,怎么会想到来陇西府参加仙门选拔的?”

    王欢一脸坦荡:“之前在渔阳城里结识了褚公子,他雇我给他赶马车,就一路一起来了渔阳城,也是他要我陪他来参加仙门选拔的,只是运气不太好,没有分到一个组。对了,这猫也是他送我的,吃喝拉撒都要钱,我还不乐意养呢。”

    好家伙,把一切都推给褚云卿,不愧是你。苏念开启了一边听墙角,一边吐槽的休闲模式。

    就在这时候,褚云卿突然敲门进来:“不好意思,打扰几位了。”

    他跟四位长老鞠了一躬,表示歉意,而后看向王欢:“你留下慢慢跟长老们聊天,我带猫咪出去吃好的。”

    他们俩真的不是商量好的吗?苏念皱起了了眉头,都来不及细想,就被褚云卿抱了出去,长老们瞧见苏念在褚云卿怀中毫不挣扎,一派乖巧的模样,自然也就相信了王欢搪塞的说辞。

    “既然这样,你当时在幻境中为何会选择孤身一日面对藤萝树妖?”等褚云卿出了门,薄晓拂继续问道。

    王欢笑了一下,貌若无辜地说:“我只是路过。我们分成两路跑,我以为我那头没有妖怪的,真是太不走运了。”

    容慕:“那你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规划吗?”

    王欢:“随缘就好,我不强求。”

    经过一番交流,长老们听完王欢的回答,忍不住咂舌,开始展开了王欢听不到的意念交流。

    赵允执表示:“看来这人能活下来全凭运气的!我们轩辕阁是讲真本事的,这样的人留不得。”

    这四大仙门谁家招弟子不选有真本事的?他这一句话,简直就把王欢被录取的可能性给堵死了。

    薄晓拂和容慕互相看了看,表示沉默。

    倒是唐宋清微微一笑,退出了他们的对话,对着王欢问道:“你愿意加入御灵宗吗?”

    三位长老表示很意外,脑门冒出黑线,但再想想,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唐宋清向来是个好面子的,他之前可是押了不少宝贝在王欢身上,怎么能在这时候承人自己看走眼了呢?”

    王欢:“我可以知道理由吗?”

    唐宋清:“我把全部身价押在你身上了,不想血本无归,怎么样?考虑一下?”

    王欢勾唇浅笑:“如果你们缺人,我当然可以。”

    就这样,王欢与唐宋清一拍即合,加入了御灵宗。

    而在休息室外,正准备进行天赋测试的褚云卿避开了所有人,在随身空间中换了一身宽松的长袍,将苏念往自己胸前一藏,裹得严严实实的,而后堂堂正正地走近了水镜前。

    等苏念感觉快要窒息,挣扎着从褚云卿胸口处逃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天赋测试,结果是两叶天资。

    搞什么?难不成这个废柴身上也有秘密?

    苏念无语一瞬,竟然忘了分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