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诡异世界摸尸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我是个摸尸人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古越国井龙县大荒村,一间灵堂内。

    【你摸取了无名尸体,获得线索脖子上的勒痕】

    方牧收回手,看向中年女尸脖子上的勒痕,道:“村长,王婶也许是自杀的,请捕快来细查吧。”

    此时,灵堂内聚满了人,一个中年汉子突然嚎啕大哭。

    “小孙啊,你家妇人常年病痛,估计是不想拖累你啊。”拄着拐杖白发苍苍的村长叹了口气。

    灵堂内一片沉重。

    方牧摇了摇头,将绑着草绳的木箱子斜挎在胸口,离开了灵堂。

    作为一个仵作,触碰到的生死之事已稀松平常。

    “等等。”

    前脚才走出去,村长后脚追了出来。

    方牧回头疑惑的道:“怎么了?”

    “井龙县又死人了。”村长拄着拐杖,行动有些迟缓,来到方牧旁边道:“知县大人叫你去查一查死因。”

    又死人了?

    方牧皱眉道:“这几天下来,加上这个已经是第五个了。”

    “世道变了啊。”村长叹气道:“听说前阵子有一个村子,死去的人从坟地里爬出来,刀枪不入水火难伤,夜间还会吸人血。”

    “还有隔壁的张家村,晚上总有一个佝偻的人影到处走动,看到的人都发疯了。”

    上了年纪,村长就喜欢絮絮叨叨,讲着一些光怪陆离的事。

    比如有的地方出现女人的哭嚎,有的地方半夜三更下起了纸钱雨。

    这一个个故事听得人头皮发麻,让人不知不觉的想要回头看看,看看是不是在肩膀上有个头颅正在狞笑。

    不过方牧却听得很认真,因为他来到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个诡异的事。

    不仅来到这个世界,还当了仵作,不仅当了仵作,还有个劳什子摸尸术。

    一开始他挺好奇,不过随着他摸出来的都是些奇奇怪怪的线索之后,他就毫无感觉了,因为根本没什么用。

    他是个仵作,又不是捕快,这玩意儿除了能帮别人破案以外,啥用没有。

    村长看到方牧发怔,又开始絮絮叨叨:“这样吧,要不你做完这事儿就离开这里吧,找个安稳的地方,我总感觉咱们村子也不安全。”

    方牧笑了笑,道:“以后再说吧,村长,我先回去准备准备。”

    说完,方牧也不多说,直接离开了灵堂。

    离开也是以后的事,知县专门差人找他,他至少得去看一看。

    等到方牧离开之后,村长摸了摸拐杖的把手,幽幽的自语。

    “这小子,原本跟着他师傅经常干这活儿,也是个熟手,可是自从他师傅去世之后,他气晕过去又醒过来,好像变得很怕尸体。”

    “不过也是适应力强,靠着他师傅留给他的书,也就吐了几次就熟稔了,真是奇怪啊……怎么会性情大变呢?”

    ……

    方牧回到自家小木屋中,将一根三条腿儿的凳子搬过来坐着,又从旁边的柜子里掏出一本蓝皮书,叹了口气。

    蓝皮书的封面上写着一行小字——《仵作的自我修养》。

    获得摸尸术这个东西的原因就是因为这本书,当时这本书发出一道别人看不见的白光,他就获得了摸尸术。

    “据我了解到的,这个世界应该是个低武的世界,武者最多也就只能打个十来个人,怎么会出现离奇的事?”

    方牧将《仵作的自我修养》翻看了下,心中却想着村长说的话。

    尸体发生尸变,刀枪不入而且喜欢吸人血。

    晚上有佝偻的人影,看到的人都发疯了。

    还有那些渗人的小故事,总感觉骇人听闻。

    离奇古怪的事乍一听来很玄学,可是方牧却留了个心眼。

    连更为玄学的摸尸术都出现了,也许世界有着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而且最近的事就发生在井龙县,那些接二连三死去的人身上。

    之前共有四个人死了,方牧去验尸都没有问题。

    可是离奇的是,这四具尸体都缺少一些部件。

    有的是手,有的是脚。

    这个世界还没发达到器官移植的地步,也不会存在什么器官盗窃。

    可是那些尸体就是残缺了,令人匪夷所思。

    “先去验尸吧……”

    方牧站了起来,没有继续想这些事,先是把《仵作的自我修养》放在胸口,又将斜挎着的木箱子重新整理了下,直接出了门。

    ……

    井龙县,一个不太繁荣的小县,正因为不太繁荣,所以最近出现的坏事让本就惨淡的井龙县雪上加霜,每一个百姓都仿佛被笼罩上一层阴影。

    井龙县县衙,方牧背着木盒子来到门口,刚好被门口值守的衙役看见。

    “哟,方小哥你终于来了。”衙役凑了上来,熟稔的打了个招呼。

    对于井龙县唯一的仵作,衙役们都很尊重,毕竟这个职业那是罕有人为。

    “最近加上这个,都死了五个人了。”方牧走上前,将身前的木箱子往后面挪了挪,避免碰到前面的宝贝:“查也查不到什么,也不知到底有什么怪事。”

    提起这个匪夷所思的怪事,门口的衙役脸色变得古怪。

    “不说了,赶快进去吧。”衙役回头看了眼,神秘兮兮的道:“今天县衙来了位神秘人,连县大老爷都恭恭敬敬的。”

    “哦?”方牧来了兴趣,打听道:“哪位?”

    井龙县的知县向来两袖清风,也不对人谄媚阿谀,今天却对新来的人恭恭敬敬,加上最近的怪异死亡事件,这来的人……怕是有所图谋啊。

    两个衙役似乎也不想多说,纯粹是站久了,想要说两句,简称八卦。

    提了提木箱子,方牧也没有继续闲聊,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刚一进入县衙,就看到井龙县于知县正在和一个女人聊着什么。

    这女人穿着浅灰色的官家制服,方牧认不出是几品官,但是从于知县的表情和动作看来,这个官肯定……很大。

    似乎是听到了方牧的脚步声,女人回过头来,从上到下看了方牧一眼。

    方牧也从上到下打量了女人一遍,很自然的收回目光。

    很漂亮,尤其是右边眼睛下面的泪痣,平添了几分妩媚。

    确实很大,不光是官大。

    方牧表情如常,心里却从一个仵作的角度分析。

    这女人不太好解剖,因为脂肪太多了,尤其是前面。

    嗯,职业病好像又犯了,这该死的职业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