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罗大陆之远古时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3章 来到城池(求推荐!求收藏!)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可是我的爹爹他……”

    敕天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不想和许小丽去城池。

    “没事的,一会儿我会让我爹派人来拯救你爹爹的,和我们走吧。”

    许小丽莞尔一笑的看着敕天。

    “好……好吧,我跟你们回去。”

    “嗯,好。”

    许小丽满意地笑了笑。

    “小红,赶紧拿飞舟送我们回去。”

    “是的,小姐。”

    小红拿出了一个小型的木舟模型。

    接着,她便对着那小木舟模型念了几句,一刹那,小木舟瞬间变大,足以容纳五六个人的样子。

    “我们回去了!”

    许小丽抓住敕天的手,开心地跳上了飞舟。

    回程的路途不短,要消耗不长的时间,所以敕天便趁机向他们打听了一些事情。

    “那个……许……许小姐你……你们的这个飞舟法宝好神奇!”敕天唯唯诺诺的说。

    他想从最外层开始,层层递进,套取近乎。

    许小丽笑了笑回答道:“这有什么好神奇的,只要有灵石,什么东西都能买得到,做得出来。”

    “呃呃呃……”

    敕天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脑残弱智的废话。

    这点东西谁不会啊。

    接着,敕天再次说道:“许……许小姐,你……你们怎么会来这里呀?”

    “我们之前路过游玩时发现你那边有动静,随便赶过去看看。”

    “游玩?!你们难道不怕碰上灵兽的嘛,他们可是很凶悍的,会吃了我们的哦!”

    “哈哈哈哈……”

    许小丽掩着小嘴巴笑了起来声音像银铃摆动一般动听。

    “我们小姐身上可是有许多法宝,保命手段的,怕什么呀。”一边掌舵的飞舟的小红插话道。

    敕天顿时摆出了一副黯然神伤的样子,喃喃道:“你们可真好,要什么就有什么,从小便衣食无忧,不像我和我爹一生漂泊过日子,风餐露宿,沦落街头,为了几顿饭钱,不得不和灵兽去拼命……”

    许小丽似乎听出了敕天话里的意思,给了小红一个眼神让她不要说话。

    “敕天你可愿加入我们的城主府?我们会满足你的日常需求的!”许小丽说道。

    敕天摇了摇头,说:“我连我爹现在是生是死都还不知道,而且我的天赋又差,留下来只会招人白眼,吃干饭,还是算了吧。”

    这下,许小丽沉默了下来。

    虽然她家是城主府,但这也不是万能的,如果一个没有相应价值的人来城主府混吃混喝谁看了都长针眼,仇恨,况且她也做不了主。

    “对了,许小姐,这里是哪里呀,我爹爹走得急我都还没问过他,我们究竟去了哪里……”敕天忽然开口问道。

    敕天这时机拿捏的非常到位,根本不会引起半分的怀疑。

    “我所在的城她名为:开元城。而这里则是开元城南方的原始森林。”许小丽语气失落的说。

    很显然之前敕天的话给了她很大的打击。

    “开元城?这是哪里呀?在东地域的哪里呀?”敕天再次发出疑问,一脸的天真。

    许小丽惊讶道:“这里已经属于东地域的北部了,你难道还不知道北部?”

    “我爹爹好像有跟我提到过……”

    敕天仍旧装作一副一脸的茫然。

    “你没有上过学堂?”许小丽狐疑的问道。

    “学堂又是什么地方,好玩吗?”敕天天真的问道。

    许小丽和小红对视一眼后彼此暗自摇了摇头,似乎在可怜敕天的悲惨人生。

    “你们怎么不说话了?”敕天再次追问道。

    “没……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许小丽立即转换了话题。

    “哦。”

    敕天应答一声便像一个正常对新事物好奇的孩子开始四处的打量着下方的地形地貌。

    但他的内心可不是外表的那么天真单纯。

    “没想到这个神秘人的通道居然直接把我弄到了北部的东地域,看来还是有点手段的!不过吗,这回好像离学院太远了,想回去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不如就趁这段时间……”

    敕天的眼睛不禁偷偷地瞅了瞅,许小丽和她的侍女小红。

    在天空飘过了不知多少刻钟,终于,一座城池的棱角映入了敕天无聊且明亮的眼眸。

    “快看快看,那里好像有一座城池嘢!”敕天十分激动的跳起来欢呼。

    他这一下,直接把飞舟上的平稳打破,差点就翻船了。

    “喂喂喂,你可不要乱动啊,你知道刚才那样有多么的危险吗?!”小红恼怒地对敕天吼道。

    “小红,不得无礼,敕天他刚才也是太激动了,不是故意的。”许小丽喝止道。

    “呜呜呜~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敕天摆出一副欲哭又止的样子,一双粉嫩的小手在眼眶上装模作样的揉着。

    “你……哎!”

    小红还想继续发作,但最终还是没有爆发。

    许小丽走到敕天的身边拉住了敕天粉嫩的手把它从甲板上扶了起来,亲切的说:“敕天是男子汉,男子汉不哭鼻子,乖。”

    说完,她还用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敕天蓬松的头发。

    敕天见此情况,心里大为震惊:哟,这口吻还真是有一套的,都会赶上二娘的水准了!

    “前面应该是开元城了,也就是我的家,等会我会带你去玩。”许小丽继续说。

    “嗯,好。”

    敕天乖乖的点了点头,便不在乱动。

    过了一会儿,飞舟终于停靠在城池的专属停放位置上,敕天和许小丽,小红,他们三人刚走出飞舟便被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给叫住了。

    “许小姐,你可知道城主有多么的担心你吗?赶紧去给他报个平安吧!”

    “嘿嘿嘿,德全叔你,可别再想骗我了,上一次我被你装进套我至今还铭记着呢,更何况这次我们外出我只给你悄悄报过信,以德全叔的为人,一定会帮我们保密的。”许小丽撒娇般的说道。

    “哟呵呵,没想到小毛孩竟然学聪明了,哎呀,还是叔叔老了,脑子不好使了!”

    那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摘下头盔,用手摸了摸后脑勺。

    这下敕天他们可算看清楚了这个士兵的真容。

    原来他是一个满脸皱纹,皮肤蜡黄,眼神沧桑的中年大叔。

    “小子,你愁啥呢,是不是被叔叔的英俊美貌给惊呆了?”那个万德全对着敕天那一直盯着他看的样子,自夸道。

    “噗嗤,哈哈哈哈……”

    许小丽和小红顿时被逗的抱腹大笑起来。

    这时,敕天才知道自己正处在一个极其尴尬的气氛之中,只好毫无目的地,用手挠了挠后脑勺跟着傻笑起来。

    笑罢,那个德全叔问道:“小丽啊,这个孩子你带回来的吗?”

    “是的,他和他爹走散了,更何况当时是在荒郊野外,我怕他遇袭就顺便顺路带着他回开元城。”小丽回答道。

    “嗯,的确是个好孩子。”德全叔夸张道。

    接着,他对敕天说:“我是万德全,是这开元城的城防大将,你能提供一下一些有用的消息给我们帮你找到父亲吗?”

    “嗯嗯,当然可以。”

    敕天地挠了挠头,说:“我的名字叫梁敕天,你叫我敕天就好了,我的父亲叫连梁先元,是一个拾荒者,我们没有固定的落脚之地,四海为家,一直做任务领赏金渡日……”

    敕天说了一大堆东西,其实真实的却只有那可怜的两三句,其余的都是他编出来忽悠人的鬼话。

    “好了,我记住了,我会让城防的士兵留意你爹的名字的,不必担心。期间,你就在我的城防营住下吧。”万德全说道。

    “谢谢您,大恩人。”

    敕天感激地说道。

    “不用那么客气,叫我德全叔就好了,我都喜欢人家这样叫我。”

    “嗯,德全叔。”

    敕天立即改口叫了一声。

    这下可把万德全给乐坏了。

    “咳咳……德全叔我还要带敕天去玩呢,你先给他换一套衣服吧,我先溜回去了,一会儿我会去城防营找他的。”

    说罢,许小丽和小红手牵手地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走喽,敕天,我们去换新衣服,能被小姐看上眼,你有福气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