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奇迹的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56 所以才说是交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交易?”

    角行鬼的发言,令得罗真都不由得为之一怔。

    很明显,罗真完全没有想到最后居然是这样的发展。

    他知道将自己约出来的人很有可能是飞车丸,也就是早乙女凉,冲的就是自己身为夜光转世这个传闻,所以看到角行鬼出现也不觉得惊讶,甚至认为对方来硬的都不奇怪,罗真早就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

    可最后居然变成了交易?

    这倒是...

    “有点意思。”罗真一下子来了兴致,这般道:“让我听听看吧,你口中的所谓交易。”

    闻言,角行鬼却是没有直接将交易的内容说出来。

    “你应该知道鸦羽的能力吧?”角行鬼只是漫不经心的看着停在自己手臂上的鸦羽,道:“它能够化作咒具,被使用者所使用,本身的效果也非常强,不但能够自发咒术和物理攻击,还能自动反击且防御,对使用者的咒力也能起到辅助强化的效果,甚至还有飞行能力,在所有的咒具当中都可以说是最高的等级。”

    这是知道鸦羽的存在的人都知晓的事。

    毕竟是夜光亲手开发且一直在使用的咒具,连祓魔局的防障衣都是以鸦羽为蓝本设计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不强力呢?

    只是...

    “鸦羽除了是咒具以外还是式神。”角行鬼望向了罗真,道:“而能够与使用者共享五感和力量是式神的特点,你能明白这其中的意义吗?”

    “意义?”罗真顿时若有所思了起来。

    还没等罗真得出结论,角行鬼就自行揭开了这个意义。

    “一般的式神都能和使用者共享五感和力量,那么,能够化作咒具,与使用者化作一体的式神,除了五感和力量以外,能够共享的部分也会变得更多。”

    角行鬼便如此宣称。

    “比如说:记忆。”

    角行鬼的话语,令得罗真心中浑然一凝,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明白了吗?”

    角行鬼顿时笑了,缓缓的出声。

    “鸦羽可是夜光的式神兼咒具,夜光生前一直都在使用它,在它的面前展现了自身所有的咒术,被鸦羽给记录了下来,如果你能够使用鸦羽,那这份记忆就会以力量的形式流入到你那边。”

    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夜光生前最大的伟业——〈帝式阴阳术〉——的所有将被罗真所获得。

    “这应该是不错的交易品吧?”

    角行鬼便施施然的说着。

    “能够获得帝式的所有知识的人,据我所知,除了夜光本人以外,只剩下飞车丸那个家伙而已,阴阳厅的前身是夜光统领过的阴阳寮,里面或许有众多帝式的记录,但也不一定齐全,即使够齐全,能够习得所有帝式的人应该都是不存在的吧?”

    正是如此。

    比如大连寺铃鹿,虽然声称是研究帝式的专家,但她也还在研究的途中,既然还在研究,那就很难说是聚齐了帝式的所有知识。

    阴阳厅里的阴阳师们也是如此,就算有人能够习得帝式,又有多少人能够习全呢?

    要知道,将帝式给简化以后诞生的泛式中的咒术都有不下于千种,原版的帝式又有多少高深的咒术,那想想都能明白吧?

    更别说,比起普遍化和大众化的泛式,帝式可是能够运用在军事战争中的咒术系统,只论实战性的话堪称最强,镜伶路只不过是掌握了数种而已都能发挥出那么强的实力,谁又能够不对这样的力量动心呢?

    而且,夜光也不仅仅是只有帝式的咒术而已。

    “那个家伙可是统合了古往今来几乎所有的咒术系统方才研究出帝式的鬼才,脑袋里装的咒术知识有多少,就连作为他曾经的式神的我都不清楚,唯一清楚夜光的咒术知识有多丰富的估计只有飞车丸而已吧?”

    角行鬼就这么对着罗真出声。

    “而这些都记录在鸦羽的记忆中,只要你能够使用他,那这股力量就会流入你的体内,归你所有。”

    这简直就是对于一名咒术者来说最大的宝藏和诱惑了。

    特别是那些对咒术热爱有佳的咒术者,更是无法拒绝这个宝藏和诱惑。

    罗真如何呢?

    同样无法拒绝。

    因为,罗真同样是一个热爱神秘、热爱奇迹的人,真的无法抗拒这样的诱惑。

    况且...

    (其余的咒术也就算了,如果能够得到夜光对式神的开发这一部分的知识,那对我来说,真的是最大的好处。)

    至今为止,罗真已经见到过许多夜光开发的式神。

    例如能够运用在战场上的土蜘蛛。

    例如能够化作咒具的鸦羽。

    再例如阴阳塾中的阿尔法和欧米茄,那也是由夜光开发的式神。

    这些式神都各有各的用途,却无一例外,非常的独特且强力。

    如果能够得到夜光在式神开发这一方面的知识的话,那对罗真而言,真的是不小的好处。

    (这样一来,我就能够更加完善我自制的那些式神了。)

    是的。

    罗真也有自制的式神。

    那就是在与镜伶路爆发冲突时使用的那十枚漆黑的特制式符所召唤出来的式神。

    那些式神是罗真经过近十年的研究才制作出来的得意作品,每一个都有接近上级使魔的实力。

    如果能够得到夜光生前的咒术知识,得到古往今来几乎所有的术式,对这些式神进行改良跟补充,届时或许能够让这十个式神都拥有上级使魔等级的能力,甚至开发出全新的强力式神。

    一想到这里,罗真如何能够不心动呢?

    问题仅在于...

    “我如果不能使用的话,那就会被鸦羽附身暴走吧?”

    罗真冷静的诉说了这一点。

    问题就在这里了。

    如果罗真不能使用鸦羽,那就会被附身,从而暴走。

    正因此,鸦羽才会被列为禁忌的咒具,遭到封印。

    换言之,利益和风险是并存的。

    可是...

    “所以才说是交易啊。”

    角行鬼直截了当的这么说了。

    没错。

    所以这才说是交易。

    要不要同意,选择权是在罗真这里。

    “如果不同意的话,我现在立刻带着鸦羽离开。”

    角行鬼注视着罗真,沉稳的说着这样的话。

    这应该不是假的。

    比起对夜光极其执着的飞车丸,角行鬼生性随意,如果罗真真的不同意,角行鬼绝对不会强求吧?

    但这也是角行鬼对罗真的考验。

    “如果是夜光的话,一定不会放过可以窥视咒术的奥秘的任何机会。”

    罗真会怎么选择呢?

    角行鬼就对这点抱着观望的态度,注视着罗真。

    对此...

    “不得不说,这的确让我心动了。”

    承受着角行鬼的目光,罗真咧开嘴,蓦然的笑了。

    旋即...

    “好!我同意了!”

    罗真终究还是答应了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