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奇迹的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57 「生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被誉为继安倍晴明之后土御门家最大的天才————土御门夜光。

    仅是才能的话就足以媲美那位传说级别的祖灵的人物,若是只论及在这个世界里的功绩,那甚至比安倍晴明更大。

    统合了古往今来几乎所有的咒术系统,并将其整合、再编、开发,从而建立起现代〈阴阳术〉的根基的咒术之父。

    能够得到这样一个人物生前所有的咒术知识,让罗真如此决定着。

    “值得我冒一次险。”

    这就是罗真的选择。

    “很好。”

    角行鬼的嘴角顿时上扬了。

    那不是得逞的笑容,而是期待的笑容。

    虽然本性随意,但角行鬼肯定也在期待着吧?

    期待着曾经的主人的再临。

    那么...

    “该是你出场的时候了,鸦羽。”

    角行鬼举起仅剩下的手臂。

    “去吧!”

    角行鬼如此下令着。

    于是,停留在角行鬼手臂上的鸦羽豁然抬起了头,双翼猛然舒展而开,掠向天际,最后浑然形成了一阵黑风,令得鸦羽在半空中一个回旋,如同从天而降的黑羽,往罗真的身上落去。

    罗真紧紧的盯着这一幕,深吸了一口气。

    “来吧!”

    伴随着罗真的宣言,化作一阵黑风的鸦羽终于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嘭!”

    空气,在罗真的身周炸裂了开来。

    ............

    在离河边有一段距离的一座天桥的桥顶上,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迎风而立,眺望着那边。

    眼看着黑风在那个方向炸裂,如暴动般吹袭了起来,少女的眼眸微微闪烁而起。

    “开始了吗?”

    早乙女凉便紧视着那个方向,声音中竟是同时浮现出罕见的紧张和凝重。

    长久以来的等待,能不能在这里开花结果,就看这一次了。

    早乙女凉没有选择过去,而是怀着内心无限的情感,选择了观望。

    望着那黑风盛起的方向,久久没有移开。

    ............

    漆黑的夜空之下,一名手持拐杖的老人悬浮在那里,同样看到了盛起的黑风。

    “嚯嚯?终于开始了吗?”

    自称为芦屋道满的老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方的场景,明明相隔着极远的距离,又戴着鲜红色的太阳眼镜,但这貌似并没有妨碍到他的观察,让老人的笑声响遍夜空。

    “来吧,让老朽见识一下安倍晴明小儿留下的〈泰山府君祭〉的成果究竟有没有被继承到这个时代吧。”

    芦屋道满便即期待又渴望似的盯着下方,笑容持久不变。

    其身后,两个海市蜃楼般的黑影在摇曳,如同以芦屋道满马首是瞻似的,在虚空中跪着。

    ............

    与此同时,以河边为中心,一个非常隐晦的结界浑然张开,将周围的一带给完全封闭在了内里。

    结界的性能很高,却被施加了非常高级的〈隐形术〉在上面,即使是以见鬼之才为傲的阴阳厅的灵视官都无法轻易的发现这里的灵气。

    理所当然,结界内正在发生的一切,同样被隐藏了起来。

    “嘭!”

    黑风便有如炸裂似的从罗真的身上迸现,扩展向了四面八方。

    “终于开始了吗?”

    顶着这股黑风,角行鬼无视自己失去一条手臂从而空荡荡的衣袖在疯狂的摇摆,看着前方的状况,身上散发出浓郁的鬼气,表情稍微变得郑重起来。

    在角行鬼的注视下,全身暴起黑风的罗真的身上,无数漆黑的羽毛正在飘飞。

    “唔...!啊...!”

    其中,罗真如同感到难受一样,发出有些苦闷的叫声。

    在这样的情况下,漆黑的羽毛在罗真的身上汇聚,渐渐的化作一件大衣。

    那是一件即像斗篷,又像外套,由乌鸦的羽毛所织成的漆黑大衣。

    这件大衣,正是传说中的阴阳师土御门夜光的咒具————〈鸦羽织〉。

    “真是令人感到怀念啊...”

    看着这件相隔了半个世纪才重新出现的熟悉黑大衣,角行鬼的脸上浮现出笑容来。

    但是,这个笑容仅仅维持了不到一秒钟立即就消失了。

    只见,穿上了〈鸦羽织〉的罗真的身体竟是缓缓的开始漂浮起来。

    其身上,漆黑大衣的下摆如同羽翼般大幅度的翻动,而且每次翻动都会有黑色的羽毛撒落,放出黄金色的光粉,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件咒具,更像是一只巨大的乌鸦怪物在成形一样,极其的可怕。

    那姿态,简直就像是正在实体化的phase3一样。

    而罗真则是被灵灾给附身的人类。

    “简直就像是「生灵」啊。”

    角行鬼做出这样的评价。

    ————「生灵」。

    那是指被附身以后还能保持自我意识的存在。

    就像式神需要形代才能得以实体化,在这个世间显现一样,灵性存在们若是想在此世现身,必然需要作为核心的东西来进行凭依。

    这种核心可以是符篆,亦即所谓的式符,也可以是咒具,同时,还可以是人。

    曾经的大连寺至道就是以自己为核心,将灵灾降临到自己的身上,从而引发了「上巳大祓」的事件,其原理就是这般。

    当然,这不是能够随便办到的事情。

    被附身以后还能维持自我意识的个体可谓是屈指可数。

    尤其是被灵灾附身的状况下,一般都会被吞噬掉,别说是成为生灵,直接当场身亡,堕落成鬼,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如说,一般情况下,直接堕落的状况才比较多,能够维持自我意识成为生灵的例子反而是少数。

    现在,罗真就相当于成为生灵,被鸦羽给附身。

    若是不能维持住自我意识,那么,就此堕落,从而成为动灵灾,那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角行鬼过去同样是人,但作为人的意识已经完全消失,早在千年前就已经是真真正正的鬼,自然不会对眼前的状况感到陌生。

    但是...

    “如果你真的是夜光,那鸦羽就不会暴走附身,而是会化作咒具。”

    角行鬼紧紧的盯着缓缓的升上夜空,逐渐的变成巨大的乌鸦怪物的罗真,拳头紧握了起来。

    其身上,浓郁的鬼气暴涨。

    “如果你真的暴走,堕落成鬼的话...”

    那么...

    “那么,我会负责将你解决掉的。”

    说着,角行鬼的眼中泛起血色的光芒。

    如此这般,罗真升上了高高的夜空,全身都开始散发出瘴气,令其自身的灵气都消失不见,只剩下飘飞的漆黑羽毛,将其化作一只巨大的乌鸦怪物,在月夜下咆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