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奇迹的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59 你们找错人了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嗯?”

    河岸边,正凝聚着力量,准备在罗真堕落为灵灾以后就将其亲手解决掉的角行鬼突然一怔,随即眼中冒出了精光。

    只见,半空中,那全身都飘飞着漆黑的羽毛,掀起漆黑的风浪的巨大乌鸦怪物身上散发出来的瘴气突然一滞,随即渐渐的消失,让罗真那微弱且极具特色的灵气重新恢复过来。

    与此同时,璀璨的火粉也在罗真的身周旋转,如同金色的光粒子一样,让罗真的身形渐渐的出现在其中。

    其身上,一件即似斗篷,又似外套的漆黑大衣披在那里,显得极为高贵且高雅。

    “成功了?”

    角行鬼喃喃着,目光则一直紧盯在罗真的身上,完全没有移开。

    罗真的身形就这么缓缓的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如同身上加持着念力一样,身上的体重完全消失了一般,最终踏回原地。

    只不过,罗真的眼睛还没有睁开。

    此时,罗真正在处理着涌入脑海的大量知识。

    这些知识,全部都是从鸦羽那边流过来的。

    就像角行鬼所说的那样,鸦羽似乎有储存力量的效果,并将夜光生前所有的咒术知识都给记录了下来,现在正全部一滴不剩的化作记忆,刻进罗真的脑海中。

    这种感觉,罗真也不是第一次体会了。

    犹记得,当初罗真从〈奇迹〉那里得到古往今来所有的〈召唤术〉的知识时也是如此,脑袋里突然涌现出大量的记忆,伴随着罗真的成长,一点一点的被接收。

    而在穿过世界,令身体年龄回归婴儿时期的话,等到大脑基本发育完全,过去的记忆也会像这样一口气在罗真的脑海里苏醒。

    现在,夜光生前所使用的咒术知识全部都通过鸦羽流入罗真的大脑,被罗真给一点一点的全部接收。

    这个过程耗费了多少的时间,罗真并不清楚。

    罗真只知道,自己被那庞大的知识给震撼了。

    通过鸦羽流过来的这些知识中,不但有着古往今来几乎所有的咒术,还有〈帝式阴阳术〉的全部内容。

    不仅是那些被泛式给剪除的复杂且强大的大量术式,还有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被列为禁术的部分也全部涌入罗真的脑海中。

    其中,甚至还有〈泰山府君祭〉的所有内容。

    这可不是土御门家代代相传的用来祭祀且降灵的〈泰山府君祭〉,而是真真正正的帝式的〈泰山府君祭〉。

    根据安倍晴明留下来的这一咒术仪式,夜光自行改编、再编、撰编的能够让人起死回生的〈泰山府君祭〉,罗真就得到了它。

    而当罗真得到〈泰山府君祭〉的所有知识时,罗真才知道。

    “原来,大连寺所知道的〈泰山府君祭〉只不过是其中一种使用方式而已。”

    将生者与死者的灵魂进行互换,从而达到复活死者的目的的禁忌仪式。

    这是大连寺铃鹿主张的〈泰山府君祭〉的效果。

    然而,其实,这只不过是〈泰山府君祭〉的其中一种使用方式。

    真正的〈泰山府君祭〉其实是一整个系统,乃是对灵魂进行随心所欲的操纵的力量,其中不仅仅只有互换灵魂的部分,甚至还有转生、改变、召唤以及搜寻等等等等的效果,只要是与灵魂相关的方面,在这一系统里面便几乎都能找到。

    它的本质乃是以仪式和名为泰山府君的伟大灵存在进行连接,通过泰山府君的力量,对灵魂进行操纵。

    也就是说,大连寺铃鹿所习得的〈泰山府君祭〉不过是这一整个系统里面的其中一种,根本不是完全的〈泰山府君祭〉。

    现在,罗真就得到了这一完全的系统。

    而〈泰山府君祭〉这一整个系统的咒术都只不过是〈帝式阴阳术〉的其中一部分。

    再加上那些夜光从世界各地统合而来的各种各样的咒术系统,其中甚至不乏古代咒术的部分,罗真就得到了极其大量的咒术知识。

    这些知识,若是只论量的话,完全不在罗真从〈奇迹〉那里得到的〈召唤术〉的知识之下。

    现在,魔术与咒术的知识便一起被罗真的大脑给深深的刻下来。

    只要罗真持之以恒的磨炼且修习,那么,这些力量迟早会全部化作他的血肉,被其随心所欲的使用吧?

    过去,罗真一身的本事基本都在〈召唤术〉和〈傀儡术〉之上,连魔术师的八大阶梯都只是为了辅助这两种力量而已。

    现在,罗真又多了一种力量————〈阴阳术〉。

    〈召唤术〉。

    〈傀儡术〉。

    〈阴阳术〉。

    这就是被称为〈奇迹的召唤师〉的罗雷莱·阿涅真的三大术法。

    当然,无论是被召唤的使魔、被制作的傀儡还是被生成的式神,都是建立在罗真那得天独厚的天赋之上。

    身为一名使役者的得天独厚的天赋。

    于是,罗真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率先进入罗真眼帘的就是站在其对面的角行鬼。

    两人就像刚刚见面的时候那般,彼此相对,连位置都没有改变。

    但是,罗真的身上却是多了一件漆黑的大衣,而角行鬼则一直都紧盯着罗真,看着在其身上显现的〈鸦羽织〉的咒具,神情间一点都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的喜悦。

    证实罗真是夜光的转世。

    这就是角行鬼想做的事情。

    既然如此,看到成功的让〈鸦羽织〉显现的罗真,照理来说,角行鬼就算不喜悦,那也应该会感慨才对。

    可是,此时,角行鬼的脸上不但没有半分的喜悦,反而极其的凝重。

    “......为什么?”

    角行鬼便凝视着罗真,沉声开口。

    “为什么你的灵气...”

    角行鬼就似乎想说什么。

    而他想说什么,罗真也不是猜不到。

    “你想说,为什么我的灵气还是那么弱,而且一点都不像你曾经服侍的夜光,对吧?”

    罗真就将角行鬼内心的疑惑给道了出来。

    这就是角行鬼这番表现的原因所在。

    世间万物都有自己的灵气,男性为阳气,女性为阴气,火焰有火气,水流有水气,龙有龙气,鬼有鬼气,这是阴阳道最基本的理论。

    话是这么说,但每个人的灵气又是不同的,就像气息一样,可以分辨得出来。

    理所当然,夜光也有夜光的灵气。

    身为曾经服侍夜光的式神,角行鬼自然不可能不认得夜光的灵气,连鸦羽都只承认夜光的灵气,认同其身份的方式就是对灵气进行认证,一旦灵气不是夜光所有,那就会导致暴走。

    而罗真,因为灵气一直都很微弱的关系,无论是角行鬼还是飞车丸都以为他是因为还没觉醒,灵气才没有被完全唤醒,只要让鸦羽进行附身,将过去的记录流入进去,那就能够促进觉醒,唤醒夜光的灵气。

    可现在,鸦羽已经化作咒具,罗真的灵气却依旧还是那般微弱,更完全没有半点夜光的痕迹。

    这说明了什么?

    “我不是夜光。”

    罗真直言不讳的开口了。

    “你们找错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